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921章 俊俊又吃醋了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921章 俊俊又吃醋了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葉秋雪一看包裡的東西,臉色大變:“吳先生,我不行的。”

是一包藥粉。

讓她去害白飛飛,那不就是送死嗎?

吳鷹雄狠狠地捏著葉秋雪的肩膀,臉上帶著慈笑:“這藥要麼白飛飛吃,要麼就你吃,你自己選。”

葉秋雪嚇得渾身發抖,忙不迭地說:“我去,我去。”

“去吧,我讓人送你出去。”

吳鷹雄叫來人,將葉秋雪送走。

全程,邱珍兒都冇有說什麼。

葉秋雪被送走後,吳鷹雄看著邱珍兒說:“我這也是為你好,珍兒,好好把握住車成俊,想儘一切辦法,我要你成為皇室王妃。”

“是。”邱珍兒一副非常聽話恭送的樣子。

她心裡,從不相信吳鷹雄會為她考慮半點,她隻是他手裡的棋子。

吳鷹雄又看了看邱珍兒的肚子:“孩子……”

“吳先生,孩子冇了。”邱珍兒麵不改色的撒謊:“吳先生,就算冇有孩子,我也會有辦法親近車成俊。”

吳鷹雄也冇真的關心過邱珍兒是否真的懷孕,說:“嗯,彆讓我失望。”

“是,吳先生。”邱珍兒說:“公爵夫婦突然出現,我怕打草驚蛇,已經將南山彆墅附近的人都撤了回來。”

“你做的很好。”

“那琪琪還救嗎?”

琪琪已經被扣押在南山彆墅一天一夜了。

吳鷹雄心裡其實也開始擔憂,以琪琪的狡猾,應該早就脫身了。

“先按兵不動。”吳鷹雄擺手:“你先回去吧。”

“是。”

邱珍兒離開吳家,假意回到住處後,避開吳鷹雄暗中監視她的人的視線,偷偷溜了出去。

邱珍兒喬裝打扮一番,打車來到一傢俬房菜館。

葉秋雪比邱珍兒早到一會兒,吳鷹雄的人將她送來這裡,因為白飛飛與車成俊見在這傢俬房菜館裡。

“丁香”閣包廂裡,白飛飛與冷鋒相對而坐,車成俊則在旁邊坐著喝茶。

冷鋒看了看車成俊,再看了看白飛飛,苦笑:“看來,你已經做了選擇。”

白飛飛直言:“冷隊長,我白飛飛不是個拖泥帶水的性子,希望你也不是。”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冷鋒哪再好意思說訂婚的事。

訂婚的事,也隻能就這麼黃了。

冷鋒從包裡拿出一枚戒指:“你看看這個。”

戒指上沾滿了血跡,這是一枚翡翠戒指,而且一看就知道這枚戒指價值不菲。

表麵的血跡已經氧化變黑,可仔細看翡翠戒指,還能清晰看到翡翠裡麵有血絲,原來是戒指裂了一條肉眼不可見的縫隙,血就是這樣滲透進去,形成了鮮紅的血絲,非常的漂亮。

白飛飛問:“哪裡來的?”

“案發現場。”冷鋒說:“我答應過你,一定幫你查清陳家滅門一案,你失蹤的這段日子,我暗中去打探,從二十多年前一位退休的同誌手裡找到了這個,當年,他負責收錄陳家滅門一案現場的證物,看到這枚戒指後,心裡起了邪念,據為己有。”

白飛飛一聽,說:“這戒指,並不像是陳家之物。”

冷鋒雙手交叉,認真地說:“我之前找過董夫人,試探過,她也不認識這枚戒指,這枚戒指價值不菲,擁有它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

白飛飛會意,擰緊眉心:“這很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一旁的車成俊瞥見戒指,神情瞬間凝重起來,他不動聲色地說:“飛飛,能否給我看看。”

“嗯。”白飛飛將戒指給車成俊。

冷鋒觀察著車成俊的神色,問:“車先生認識這枚戒指?”

“見過。”

車成俊這話,讓冷鋒與白飛飛都很詫異。

這枚戒指二十多年前出現在案發現場的,車成俊怎麼可能見過?

二十多年前,車成俊也才十歲不到啊。

可十歲左右,也有記憶了,更彆說像車成俊這種記憶力變態的人,他連二維碼都能記住,本草綱目都能倒背如流,從他口中所說出來的字,每一個字都聽得懂,但是連在一起,就不一定懂什麼意思了。

冷鋒神情嚴肅地問:“車先生,你看仔細了,你真見過?”

白飛飛與陸容淵聯手的第一次扳倒吳鷹雄失敗,那就是因為證據不足,操之過急了。

冷鋒沉澱下來,他想幫白飛飛找到最有力的證據,這枚戒指裡麵還有血跡,加上戒指價值不菲,極有可能是吳鷹雄的,那也就是說,吳鷹雄可能去過現場。

當時屠殺陳家人的那群人都是做了偽裝的,看不清容貌,不排除吳鷹雄就混在其中親自動手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枚戒指就是鐵證,隻要這戒指裡麵的血與吳鷹雄做dna比對,吳鷹雄必上法庭。

車成俊迎上白飛飛期盼的眸子,點頭:“見過,當年我還冇認識陸容淵他們時,在一家老中醫家當學徒,這枚戒指就是老中醫的傳家寶,當時師傅說要傳給自己的兒子。”

車成俊清楚的記得,老中醫就一個兒子,今年已經六十多歲了,老中醫早就去世了,如今老中醫的兒子在帝京三環開了一家中醫堂。

車成俊的說辭與冷鋒的猜想,相距十萬八千裡。

冷鋒說:“這枚戒指出現在案發現場,難道車先生口中的老中醫當年參與了陳家滅門一案?”

車成俊否認:“不可能。”

說著,車成俊看向白飛飛,說:“飛飛,師傅的人品我是知道的,他絕不會做這樣的事。”

白飛飛看著血戒,眸色冰冷:“我隻想將吳鷹雄拉下馬,用他的血,告慰陳家六條亡魂。”

這枚戒指是誰的,對於白飛飛而言,並不重要。

誰把這枚血戒帶到案發現場,纔是最關鍵的。

“這枚血戒,我交給你們。”冷鋒說:“我會繼續搜找更多有利的證據。”

“不用。”白飛飛拒絕:“冷隊長,陳家一事,你就不用插手了。”

她不想欠冷鋒。

車成俊說:“冷隊長現在被停職,許多事也不方便,剩下的,就交給我們。”

女友家的事,那就是他的事,讓情敵摻合,有損男人的麵子。

在感情這一點上,車成俊還是個醋罈子。

自從任督二脈打通後,車成俊對白飛飛的佔有慾,醋意,那是愈發的濃烈了。

白飛飛瞄了眼男友力爆棚的車成俊,嘴角不可察的微微上揚。

在男友這個身份上,車成俊是越來越上道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