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865章 失之交臂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865章 失之交臂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男人都被整懵逼了,這還不是一般的女瘋子啊。

他什麼時候說過劫色啊。

“我不乾了,不乾了,我就是想劫點錢吃飯,你這是要把我往局子裡整啊,你是神經病,我可不傻,我纔不陪你瘋。”

男人說著就要走,這單活,他不乾了。

電話那頭的萬揚聽見男人的聲音,比男人更懵逼。

萬揚一邊通著電話,一邊往外疾步走。

公共廁所就在馬路邊上,萬揚走出民宿就看見了,也看見在馬路邊上拉扯的男人跟樓縈。

“做人不能半途而廢,你今天必須打劫。”樓縈拽著男人的褲子。

男人扯著自己的褲子,哭著朝老天爺喊道:“媽媽啊,我錯了,我不該打劫,我下次不敢了,我哪知道會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攤上個神經病啊。”

樓縈:“……”

萬揚:“……”

見樓縈冇事,萬揚快步過去:“媳婦兒。”

男人見到萬揚,彷彿看見救命稻草一樣,自己扯掉腦袋上的頭套,說:“兄弟,這是你媳婦兒?你趕緊把人帶走,這簡直就是個神經病,汙衊我劫色,我不綁她,她非讓我綁,電話可是她打的,跟我沒關係。”

“你纔是神經病。”萬揚還是很護自己的媳婦兒,說著,又關切地問:“媳婦兒,怎麼回事?冇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碰上個打劫的逗逗樂子,冇想到膽子也太小了,真給我們打劫界的丟人。”樓縈覺得冇意思,鬆開男人:“把衣服脫了。”

男人一臉茫然。

“脫。”

樓縈一道淩厲的眼神看過去,男人隻覺得後脖子發涼,就差跪下了。

“我冇錢。”男人以為樓縈要打劫他。

萬揚說:“我媳婦兒讓你脫就脫吧。”

三分鐘後。

男人隻剩條大褲衩,雙手捂著胸口,在夜風中瑟瑟發抖,流下悔恨的淚。

“我不是遇上神經病,我是遇上變態了啊。”

打劫不成功,反被打劫了。

樓縈正要揍人,突然,有什麼從男人的衣服裡掉出來,很清脆的聲音,泛著金色的光芒。

樓縈蹲下身撿起來一看,頓時神色微變。

這是金針。

樓縈與萬揚對視一眼,神色變得凝重。

這枚金針跟殺死董長年的金針是一模一樣的。

而樓縈使用的,也正是這樣的。

隻是,她自己的金針上刻著有特殊的記號。

樓縈追問男人:“這東西,你哪來的?”

“撿的。”男人說:“這是假的,不是金的,我就是看著好看,撿的。”

男人真不知道這是純金打造的,以為就是個假的。

“哪撿的,什麼時候撿的,一五一十都給我說清楚。”

在樓縈的逼問下,男人才說出金針的來曆。

男人是在上曼陀山的必經之路上撿的,而且,就在早上。

董長年是昨晚淩晨被殺死的,在帝京殺了人再回到曼陀山,早上到達曼陀山腳下,時間也非常符合。

樓縈迴到民宿房間,對著金針發呆:“難道真是師傅?”

“媳婦兒,彆想太多,明天上山問了就知道了。”

翌日。

天一亮,樓縈就跟萬揚一起上山了。

而帝京這邊,白飛飛去看望吳佩蓉,才得知吳佩蓉一早執意出院了。

白飛飛立即趕去董家。

董家。

吳佩蓉坐在主臥裡,看著牆壁上的全家福,淚流滿麵。

她的腦海裡,都是董長年對她的好。

她內心非常複雜,因為她不可否認,她在失去記憶這二十多年裡,她愛上了這個殺夫,殺子仇人。

這何其諷刺啊。

一顆心,怎麼能劈成兩半,愛上兩個人呢。

她曾想過手刃董長年,替她的兒子,丈夫報仇,之後她再自殺,以死謝罪,這才能對得起陳家列祖列宗。

腦海裡浮現與董長年還有陳振興三人在軍校的日子,她多麼希望,能回到那個時候,一切還能來得及。

吳佩蓉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她整理著董長年的舊物,在一本書裡發現了一封懺悔信。

這是董長年親筆寫的,看到信的內容時,吳佩蓉更是難以接受,甚至失聲痛哭。

“佩蓉,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應該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當飛飛出現那一天,我就知道,這一天要到了,能與你做二十五年夫妻,我死而無憾,我知道,我對你的愛是自私,殘忍的,我將你從陳振興身邊搶過來……”

董長年的懺悔信寫了好幾頁,每一個字都是他想對吳佩蓉說的話。

從白飛飛回來那天,董長年就知道,他跟吳佩蓉要走到頭了。

他迫切地想退休,帶著吳佩蓉離開,可身在棋局,容不得他退了。

董長年想的唯一的挽救方法,那就是把冷家拖下水,讓冷鋒去查陳家案子。

陳家與冷家訂過娃娃親,他利用這一點,想把真相再拖一陣子。

可,人算不如天算。

董長年在最後,交代了一件事:“佩蓉,當年陳家之所以遭滅門的答案就在南門那邊的房子裡,那人一直在找的東西,就在保險櫃裡放著,有了它,你跟兒子們就有了一道護身符,你一定要儘快拿到它。”

東西?

吳佩蓉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她想起來當年陳家滅門前,陳振興交給她一樣東西。

那東西放哪了,她也不記得了。

過去太久了,她才恢複記憶,有些細節,或者小事,她也模糊了。

如今,董長年在懺悔信裡提到,那東西是她交給董長年的,她就更好奇了。

董長年在南門購買了一套房子,這事她知道。

吳佩蓉將懺悔信揣在口袋裡,找到南門房子的鑰匙,正準備出門,卻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裡的人讓她去後麵河邊,有東西交給她,說是董長年生前留給她的。

吳佩蓉冇有多想,去了後麵河邊,她到了河邊,還冇看見人,就被人迷暈了,迅速拖上了旁邊的車子。

吳佩蓉被帶走不久,白飛飛來了。

她,晚了一步。

白飛飛敲門,是管家開的門。

“我聽說伯母出院了,特意來看望。”

“夫人剛走了。”

“她有冇有說去哪裡了?”

“冇有。”管家說:“夫人的臉色不太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