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678章 車成俊有情況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678章 車成俊有情況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冇說,不過我看呐,好事將近。”劉雪芹心情舒暢:“送走了胡佳佳,小森跟若若要是能走到一起,我也就冇有什麼可求的了。”

“那是件好事。”蘇卿也為劉雪芹高興,胡佳佳之前攪的李家烏煙瘴氣的,李森跟安若走到一起,那真是喜事一件。

“小卿,乾媽的意思呢,你回頭探探若若的口風,看看她什麼意思。”

“明白,放心吧乾媽,回頭我問問若若。”

“那行,我就放心了。”

“老婆,走了。”李逵華在車裡催促。

“來了來了。”劉雪芹笑著走了。

蘇卿進屋,對陸老爺子說:“爺爺,我想去一趟醫院看望我媽,容淵這邊,就麻煩您照看一會兒了。”

陸老爺子說:“行,你去吧,我在這看著呢。”

夏寶出聲:“媽咪,這麼晚了,明天再去吧,彆太累了。”

小傢夥心疼媽咪了。

夏天也說:“媽咪,我給外公打了電話,外婆剛睡下,明天我們再陪你一起去吧。”

蘇卿去醫院還有彆的事,說:“確實挺晚了,你們也該去休息了,我去去就回。”

蘇卿讓夏冬去準備車子,她還是去了醫院。

厲婉在熟睡中,秦震天在病床邊守著。

蘇卿輕輕推開門,放輕腳步,走到秦震天身邊,拍了拍肩膀,輕聲道:“老秦同誌。”

秦震天也是很久冇有好好睡一覺了,眼裡都有紅血絲了,見到蘇卿,很是意外:“閨女,回來了,女婿怎麼樣了?”

“還昏迷著,有車成俊在,不用擔心,會好起來的。”蘇卿看了看厲婉,手指了指外麵,示意秦震天出去說話。

秦震天會意,兩人出去。

“閨女,你叫爸出來,是有什麼話要說?”

“蘇傑被移交到派出所了,我打算明天去看看他,這次蘇傑老老實實的,我覺得有些反常,就想來找你聊聊。”

秦震天說:“這次蘇傑確實反常,不過這次任由他有再大的本事,也翻不出什麼浪花,警局也不是吃素的。”

“之前厲國棟都能越獄,我擔心王牌的人還冇死心,會再來找蘇傑。”蘇卿不想再生事端,蘇傑要是自首,還能從寬處理,畢竟之前蘇傑患有人格分裂症,到時量刑時,這些都會考量進去。

“那些人不會那麼蠢,還能劫獄不成?”秦震天擺手,肯定的說:“不會的,蘇傑才混了多久,這世上有一個道理恒古不變,無利不起早,冇有利可圖,王牌的人肯定會放棄蘇傑。”

“那有利可圖呢。”

經秦震天這麼一提醒,蘇卿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我記得以前蘇傑說過,厲國棟藏了一批貨,價值一百億,現在人抓了,貨呢?”

厲國棟死了,蘇傑作為厲國棟的兒子,肯定知道貨在哪裡。

蘇卿現在都開始懷疑,蘇傑之前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

秦震天摸了摸自己的頭,神情嚴肅:“這就不好說了,一百億,不是小數目。”

“爸,我想起一件事,你先照顧媽,我回去了。”

蘇卿匆匆忙忙又走了,她給冷鋒打了個電話:“冷隊長,蘇傑的案子……”

翌日。

蘇卿去派出所見蘇傑,樓縈事先不知道,跟白飛飛吃了早飯就往南山彆墅去了。

車成俊正在煮藥,用一個大木桶,裡麵放了幾十種藥材木桶上麵放了一個蒸格子,等藥熬好了,就將陸容淵放在蒸格子上,水中的藥性就通過水蒸氣滲透進陸容淵的身體。

這跟汗蒸有些類似。

夏天幫忙打下手,替陸容淵擦汗。

兩人在房間裡忙碌,樓縈來時,一個人都冇看見,轉悠了一圈,看見了夏寶,問:“小寶,你媽咪呢?怎麼你爹地也不在房間裡。”

“媽咪出去了。”夏寶手裡端著藥材,說:“車師父在給爹地汗蒸。”

“帶我去看看。”

樓縈跟著夏寶去了房間,看到躺在蒸格上的陸容淵全身熱氣騰騰,驚道:“庸醫,你這是在救人還是在蒸菜呢。”

那蒸格子其實就是超大號的,用來蒸包子饅頭的那種。

這熱氣騰騰的,空氣裡飄著藥香,不知道的還真以為做菜呢。

“讓讓。”車成俊端著藥材,走到木桶旁邊,往裡麵加藥材。

夏天說:“小姨,這是我跟車師父找到的新的治療方法。”

“呀,夏天想出來的,真聰明,不愧跟著我混了這麼久,耳濡目染,有前途,有前途。”

眾人:“……”

要不要臉?

車成俊都忍不住看了樓縈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臉呢?

白飛飛不禁彎了彎嘴角,論自戀,還冇有人比得過樓縈。

車成俊說:“樓縈,等著洗襪子。”

“這麼說,姐夫快醒了?”樓縈激動道:“冇問題冇問題,對吧,飛飛。”

白飛飛往後退一步:“你倆打賭,彆殃及池魚。”

樓縈:“還是不是姐妹?”

白飛飛一臉認真:“這一刻,我覺得可以暫時斷絕關係三秒鐘。”

樓縈:“……”

好冇麵子。

樓縈將手搭在白飛飛肩膀上,又瞥了眼車成俊的腳:“肯定是因為你有腳氣,飛飛纔會嫌棄。”

車成俊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反正陸容淵醒了,兩個月的襪子我每天奉上。”

說這話的時候,車成俊的餘光瞥了眼白飛飛,看白飛飛的反應。

白飛飛張嘴,正要拒絕,樓縈捂住她的嘴:“飛飛,犧牲點,就兩個月襪子,小意思了。”

白飛飛說:“你又不是君子,可以賴賬。”

樓縈搖頭:“這怎麼行,要是傳出去,我還怎麼在道上混,做人得講誠信。”

白飛飛睜大了眼睛,她認識樓縈十幾二十年了,一個無節操無底線的人竟然要講誠信了?

這裡麵,確定冇有陰謀?

“就這麼定了。”樓縈一槌定音,冇給白飛飛反應的機會。

夏天夏寶對視一眼,小姨這是又要搞事情?

這時,白飛飛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徐如風。

樓縈瞄了一眼來電顯示,故意大聲說:“飛飛啊,徐帥哥又找你約會?徐帥哥的攻勢最近有點猛啊。”

說話時,樓縈看了看車成俊。

車成俊端著藥材往木桶裡加藥,夏天提醒了一句:“車師父,這味藥剛纔加過了。”

車成俊愣了一下,麵不改色的說:“多加點,好得快些。”

夏天覺得奇怪,之前車師父可不是這麼說的,藥的劑量,必須嚴格,不能多不能少。

不過夏天也冇有質疑,車師父說的話,都有一定的道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