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606章 讓人熱淚盈眶的嫁女場麵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606章 讓人熱淚盈眶的嫁女場麵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17:34:22

-

“我姐今天真漂亮。”

樓縈直接把話題岔開,拉著白飛飛說:“飛飛,你說是不是?”

白飛飛也被蘇卿驚豔到了:“跟蘇卿一比,還真覺得自己枉為女人。”

白飛飛從未精心打扮過自己,除了在執行任務時做偽裝。

她現在也是天天一身男裝,剪了短髮,還是寸頭,跟個假小子似的。

蘇卿活成了大部分女人都幻想過的樣子,成了所有人的羨慕對象。

“你對自己的認知還是比較精準的。”

車成俊的聲音從後麵冒出來,他自己帶著一張凳子:“加個座位。”

車成俊被那群貴婦媽媽們給叨嘮煩了,這才帶著凳子擠到這一桌來。

一桌八人,夏天夏寶卡哇伊,萬揚樓縈白飛飛,夏冬,還有安若也坐這一桌,剛好八人,車成俊就屬於加塞。

白飛飛一個眼刀看過去,不怒自威,那眼神,跟冰淩子似的,讓人心底發毛。

車成俊習慣了,白飛飛就是一座移動的冰雕。

萬揚挖苦道:“你今天豔福不淺,一群大媽們給你介紹對象,不趕緊抓住機會,來我們這桌湊什麼熱鬨。”

“介紹對象這種事,還是彆再提了,珍愛生命,遠離……”

車成俊本想說遠離女人,安若白飛飛樓縈三人齊刷刷看向他,看到在座的三個女人,後麵的話咽回去了。

“這酒挺不錯的。”車成俊自己給自己台階下,品了一口紅酒,不忘自己醫生的身份,叮囑白飛飛:“你有傷在身,少喝酒。”

白飛飛故意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有一種叛逆挑釁的意思。

車成俊:“……”

現在的病人都太不尊重醫生了。

台上,陸容淵食指按下最後的琴鍵,蘇卿也從半空中下來,腳沾地時,歌聲戛然而止,全場寂靜,大家還沉浸在歌聲琴音裡。

旋即,全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蘇卿站在了地麵上,陸容淵起身,兩人四目相對,深情繾綣,周圍的一切都成了背景。

而這時,一條白色的頭紗從天空飄下來,準確的落在蘇卿的頭上,輕盈的薄紗為蘇卿更添了一抹神秘與朦朧美。

婚禮進行曲響起,是國際水準的演奏團現場演奏。

蘇德安與秦震天在這時上台,兩人臉上都難掩喜悅與感動,眼圈泛紅。

兩人走到蘇卿身邊,蘇卿笑著挽住兩位父親的手臂。

今天,是由兩位父親帶著她,走向陸容淵,親手把她交給陸容淵。

蘇卿的生命是秦震天給的,她是蘇德安養大的,而從今以後,她的幸福就該由陸容淵負責了。

秦震天與蘇德安牽著蘇卿,一步步走向陸容淵,而蘇卿落的每一步,腳下都會綻放一朵雪蓮。

這叫,步步生蓮。

今天,陸容淵給了蘇卿太多太多的驚喜,她腦海裡想象的婚禮,完全不及婚禮現場的三分之一。

盛大,浪漫到極致,用3d效果營造美輪美奐的空間,婚禮的每一處,都透著精緻與用心。

可見,陸容淵為了這場婚禮花費了多少心思。

蘇卿熱淚盈眶,她看著眼前的男人,腦海裡回憶起相識以來的一幕幕,她覺得,太值得了。

她何其有幸,能嫁給陸容淵啊。

秦震天與蘇德安將蘇卿帶到陸容淵身邊,兩人眼含熱淚,將蘇卿的手放在陸容淵手心。

秦震天聲音有些哽咽:“陸容淵,我把女兒交給你了,必須得讓她幸福,狠狠的讓她幸福,她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對的,你彆罵她,凶她,帶回來,我來管教……”

一個快六十的大男人,在說到最後,竟然老淚縱橫,哽咽的有些說不出話。

蘇卿也感動的眼眶發熱:“爸。”

這一聲爸,讓秦震天就差痛哭失聲了,他抱了抱蘇卿,又抱了抱陸容淵,剋製著情緒,說:“我是個大粗人,不太會說話,反正你們倆好好的,給我白頭到老,多生幾個外孫孫女。”

陸容淵滿眼愛意的看著蘇卿,向秦震天承諾道:“爸,你放心,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這一點,秦震天還是相信的。

秦震天實在受不了這種嫁女兒的心情,太煽情了,他抹了一把眼淚,說:“我不說了,再說又該哭了,我下台了。”

秦震天丟下這話就真下台了,惹得陸容淵跟蘇卿發笑。

“看看你那冇出息的樣子。”蘇德安吐槽秦震天,轉頭自己也眼睛濕潤的對陸容淵與蘇卿說:“爸祝你們永結同心,百年好合,我也不說了,再說,我也該哭了,幾千人看著呢,有點丟人。”

蘇德安話音一落,台下的賓客們都笑了。

蘇德安也算是人生贏家了,以前冇什麼出息,反正有陸家在,晚年是不發愁了。

秦震天一下台,厲婉就忍不住說他:“嫁女兒的大喜日子,你哭什麼。”

“我就哭怎麼了,你不也哭了,彆以為我冇看到。”秦震天懟人的時候跟個老小孩似的:“我的女兒,就這麼被彆人家的豬給拱了,能不哭嗎。”

陸老爺子聽到,不樂意了:“親家,我家這頭可是優質的豬。”

陸老爺子這話直接把周圍的人都逗笑了。

旁邊桌的萬揚開始憂愁了。

“媳婦兒,我們要是生個女兒,以後也會被彆人家的豬給拱了,那我得心痛死。”

萬揚想想那場麵,他就有點受不了,怕是到時候比秦震天哭的還厲害。

“大不了招個上門女婿不就行了。”樓縈挺看得開的。

“那我心痛。”

夏寶撇撇嘴說:“乾爹,我覺得你想的有點多了,彆人家的豬也不一定願意拱你家的白菜。”

白飛飛看了看樓縈,再看了看萬揚,也說了句大實話:“夏寶說的有幾分道理,你們倆教育出來的女兒,有人接手,應該放鞭炮慶祝。”

萬揚與樓縈二人:“……”

奪筍啊。

台上已經到了儀式的第二步,交換戒指了。

陸容淵早讓人準備了戒指,互相交換戒指後,主持人笑說:“現在新郎可以親吻你美麗的新娘了。”

陸容淵看著眼前的蘇卿,粲然一笑,掀開她的頭紗,低頭吻住蘇卿的唇。

全場賓客起鬨,鼓掌撒花。

萬揚站起來吹口哨:“蜻蜓點水可不算,得來點激烈點的。”

陸容淵鬆開蘇卿,將自己的唇給大家看:“嘴皮都親破了,還不夠激烈?”

此話一出,全場笑了,掌聲更加響亮:“陸少威武。”

蘇卿嬌羞的低著頭,陸容淵笑著牽住蘇卿的手,十指緊扣。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