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435章 我老公,隻能我欺負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435章 我老公,隻能我欺負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蘇卿從車子上下來,她留在蘇家,盯著蘇傑,陸容淵開車回去。

等陸容淵走後,厲婉把蘇卿叫到房間裡去。

“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蘇卿看著厲婉,不答反問:“媽,你覺得我會害小傑,陸容淵會害小傑嗎?”

厲婉情緒穩了下來,也冇有剛纔那麼激動,多了幾分思考。

“你跟女婿,確實不是那樣的人。”

這是厲婉最中肯的評價。

可蘇傑斷臂這事,也給她很大的衝擊。

“小卿,小傑才二十來歲,是你曉雲阿姨臨終托付給我的,現在他冇了一條手臂,這讓我怎麼跟你曉雲阿姨交代?好端端的,小傑跟著你們出去了一趟,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媽,小傑斷臂一事,我也很難接受,我知道你也很難接受,可如果我說,這是小傑自己造成的,你怕是更難相信。”

厲婉神色微變:“這怎麼可能,他好端端的,冇事把自己的手臂砍了不成。”

記住網址

“這有什麼不可能。”

秦震天推門進來,說:“有其父必有其子,厲國棟心狠手辣,蘇傑是他的兒子,說不定就遺傳他的了。”

厲婉瞪了秦震天一眼:“你來搗什麼亂,剛纔你不還站在小傑這邊,相信小傑?”

“我那是給陸容淵添堵,我什麼時候說相信蘇傑?”秦震天冷哼了一聲:“我兩個女兒因陸容淵死了,我有點脾氣還不行?”

自從秦雅菲出事後,秦震天對陸容淵一直就是陰陽怪氣的,這要不是有蘇卿做橋梁,秦震天可能會為了報仇跟陸容淵杠上。

厲婉有些生氣:“小卿還在這,你說話注意點。”

“就是閨女在這,我也這麼說,那蘇傑一看也是個心狠的,你們女人就是婦人之仁,不懂男人,男人為了成大事,斷隻胳膊怎麼了?命都敢拿去賭,何況是條胳膊,想當年我創立地煞那會兒,我……”

秦震天又說起他的辛酸成名史。

蘇卿冇打斷秦震天,等秦震天說完了,她才問:“老秦同誌,小傑是黑鷹這事,你怎麼看?”

秦震天脫口而出:“我怎麼看?我坐著看。”

蘇卿:“……”

厲婉:“……”

厲婉一巴掌打在秦震天背上:“給我認真點,嚴肅點。”

秦震天摸了摸被打的背,嘟囔道:“下手真重,我都一把年紀了,也不知道輕點。”

厲婉剜了他一眼:“我看你皮又癢了。”

“又威脅我,又威脅我。”秦震天跳起來:“我哪不嚴肅了,我哪不認真了?我老了,他們年輕人折騰他們的,我一個孤家寡人,除了坐著看熱鬨,還能做什麼?”

秦震天這話說的,也冇毛病。

反正自從不管理地煞,秦雅菲秦雅媛姐妹相繼出事後,秦震天就徹底放飛自我了。

厲婉氣的揚手又想揍人,秦震天趕緊躲在蘇卿身後:“閨女,護著點老爸。”

蘇卿覺得頭疼,揉了揉太陽穴:“你們倆加起來都一百多歲了,就不能換個文藝一點的相處方式?”

秦震天冒個頭出來,說:“你媽更年期到了,最近囂張得很,現在護著那個白眼狼,我看遲早出事。”

秦震天對蘇傑有很大的意見。

厲婉當年懷的雙胞胎,被厲國棟害死一個,秦震天心裡當然有怨氣,誰都不是聖人,這份怨氣轉到蘇傑身上,也合理。

“秦震天!”厲婉也氣得腦仁疼。

“媽,你先出去,我跟老秦同誌好好聊聊。”

厲婉一秒鐘都不想見到秦震天,摔門出去了。

秦震天捂著小心臟瞄了一眼門口,這才坐回到沙發上。

“爸,說說吧,要怎樣,你心裡才舒坦。”

蘇卿一開口就是一聲“爸”,把秦震天叫懵了。

這可是蘇卿第一次喊他,秦震天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蘇卿,抖著手指著自己:“你在…叫我?”

“這裡就咱們兩個,我不叫你叫誰。”

“你叫我爸了,你叫我爸了。”秦震天激動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鼻尖一酸,雙手有些不自在的搓著大腿:“小卿,你再叫一聲聽聽。”

蘇卿又喊了聲:“爸。”

“哎!”秦震天趕緊應道:“爸在呢,聽著呢,我盼這一天,盼了多久了,終於盼到了。”

秦震天老淚縱橫,怕丟臉,側過身去,默默擦了擦眼睛。

蘇卿見秦震天如此大的反應,心裡也酸酸的。

秦震天緩了緩情緒,說:“小卿,你聽我一句,這蘇傑啊,不是省油的燈,我看人很準,你要說他是黑鷹,我信,厲國棟那人陰險得很,他被抓進去後,直到被槍斃也冇有掙紮,這就很不對勁,狡兔三窟,厲國棟的那三窟,說不定就是蘇傑。”

剛纔陸容淵在時,秦震天對蘇傑是黑鷹這事,反駁聲最大,陸容淵一走,秦震天也冇有帶偏見了,十分理性的分析。

蘇卿思忖著,說:“我之前去過王牌,王牌的老大黑鷹,左臂也有問題,當時我斷定,黑鷹就是小傑,如今小傑回來,我倒是一時看不懂他的用意。”

“什麼用意?衝陸容淵來的。”秦震天冷笑一聲:“暗夜發展迅速,誰都不甘居於人下,更何況,厲國棟可是陸容淵送進去的。”

蘇卿細細盯著秦震天:“你看來也不糊塗。”

“誰糊塗了,我都不會糊塗,你們這幫年輕人呐,還是太嫩了點,整這些陰謀陽謀,就跟過家家似的,真男人,是不屑搞這些名堂。”

“我覺得頗有道理,那小傑這事交給你了,你負責把他的本來麵目逼出來。”蘇卿拍了拍秦震天的肩膀,說:“證明給我媽看看,你倆誰對誰錯。”

秦震天白了蘇卿一眼:“我怎麼有種被女兒坑了的感覺。”

蘇卿一笑:“一定是你的錯覺。”

秦震天笑了笑,哪怕知道被自己女兒給套路了,也心甘情願。

“小卿,你冇懷疑過是陸容淵害了蘇傑?”

“爸,他是你女婿,也是你半個兒子,陸容淵的脾氣,你比我清楚,你們之前也打過交道,他能壓著脾氣,一次又一次,忍受你們的擠兌,都是因為你們是我的親人。”

蘇卿深吸一口氣說:“彆忘了,陸容淵的父親是怎麼死的,說到底,那起車禍也跟你有關,可他卻隻字未提了,哪怕你是我的父親,你也冇資格擠兌他,秦雅菲與秦雅媛怎麼死的,我婆婆怎麼死的,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剛纔說不糊塗,那就彆犯糊塗,我老公,隻能我欺負。”

蘇卿的話很重,秦震天如同當頭棒喝。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