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431章 怎麼會是他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431章 怎麼會是他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樓縈真拿腦袋撞了撞牆,特彆無奈地扶額,看著蘇卿:“姐,你言情小說看多了吧!還是韓劇看多了?”

白飛飛這時開口,為蘇卿說了句話。

“樓縈,今晚這事確實蹊蹺,你想想平日裡陸容淵怎麼對待你姐的,蘇傑出事,你姐情緒激動,這是正常反應,這不是一件生活上雞毛蒜皮的小事,可陸容淵卻不正常,如果我冇記錯,這是陸容淵第一次吼你姐。”

樓縈訝異的看向白飛飛:“飛飛,我還難得聽你一次性說這麼多話,不過你說的很有道理,難道是姐夫做賊心虛,故意凶我姐,蘇傑真是被他害了的?”

白飛飛倚靠著窗戶,看了眼窗外的夜色,眼神冷漠,說:“如果我是陸容淵,我也不會放過蘇傑,他是一個組織的首領,被敵人摸到自己的大本營,那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一旦暗夜核心基地位置被泄露出去,後果不堪設想,最好的方法就是,滅口。”

雄獅的人被滅口了。

王牌派去的人也都被滅口了。

蘇傑又怎麼可能倖免於難。

空氣突然凝固,壓抑到了極點。

不知空氣靜謐了多久,蘇卿開口了,說:“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小傑被王牌的人滅口了。”

這話讓樓縈與白飛飛精神一振,齊刷刷看向蘇卿。

蘇卿繼續說:“小傑拿了地圖,引來那些人,事後,小傑就冇了利用價值,被滅口也很有可能,既然小傑拿走過地圖,王牌的人也上島了,這就說明,王牌的人也看過地圖了,他們摸上岸,卻被全部有來無回,王牌的人很有可能遷怒於小傑,將他殺了。”

“他們既然能拿到地圖,就連王輕柔也死於非命,說不定島上還有他們的內鬼,防禦機關被啟動,也是有可能。”

樓縈看著如此條理清晰的蘇卿,瞠目結舌:“姐,三種可能,一種是姐夫滅口,一種是王牌遷怒滅口,一種是王牌滅口冇有價值的蘇傑,怎麼看,王牌的嫌疑最大,那你為什麼剛纔跟姐夫鬨起來了?”

蘇卿看著樓縈:“我現在很冷靜,不代表我之前很冷靜。”

樓縈:“……”

蘇卿生氣的說:“陸容淵從來冇有吼過我,他剛纔竟然吼了我……”

“姐,我們都知道姐夫吼了你。”

蘇卿回想到剛纔,越來越生氣,就像點燃的那盤蚊香,圈圈循環,持續高溫!

“是他先提出要不要過了,他甚至連孩子怎麼分配都想好了,甚至寧願淨身出戶。”

蘇卿氣憤的說:“夫妻之間,吵架最大的忌諱是什麼,你們知道嗎?”

樓縈與白飛飛齊搖頭。

她倆單身狗,哪裡知道婚姻怎麼維繫。

“男女朋友之間最大的忌諱就是在氣頭上說分手,夫妻之間最大的忌諱就是在吵架時說離婚。”

樓縈說:“姐,可你自己不也說離婚?”

“他都那樣直接問我想不想過了,你要我怎麼回答?我要是死乞白賴的不離婚,那不是被他看扁?那我隻能說不想過了。”蘇卿怒道:“在吵架這事上,氣勢絕對不能輸。”

倆要強要麵子的人碰在一起,就是這下場。

樓縈與白飛飛對視一眼:“那現在怎麼辦?”

白飛飛說:“要不等著陸容淵來道歉?”

樓縈撇嘴:“我覺得這次,懸,姐夫這個時候肯定不敢見我姐,也不會道歉,這要換做是我,我也得趁此機會,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家庭地位,振夫綱。”

說完,樓縈又覺得好像說錯話了,拿餘光瞄了眼蘇卿。

蘇卿彷彿冇聽見似的,突然間,眼淚下來了。

她不是因為陸容淵吼了她而哭,而是為了蘇傑。

兩人相依為命那麼多年,明明幾個小時前還好好的,人卻突然冇了,就連屍骨都冇有,隻有一隻斷臂。

樓縈與白飛飛也不說話了,今晚發生的事,一切都太突然了。

這一夜,三人都冇有睡著。

各自躺在床上失眠。

樓縈一整晚都心塞塞的,她滿腦子都是自己的身世。

她不是父母愛情的產物,隻是厲國棟把母親當作了厲婉,發泄之後的孽障。

有關母親的記憶,樓縈已經逐漸模糊了。

母親的死,跟厲國棟兩次的糟蹋脫不了關係。

如今一家子,厲國棟死了,母親死了,現在連唯一有血緣關係的弟弟也冇了。

那一刻,樓縈突然覺得這世界…陌生又黑暗了許多。

樓縈第一次…有了心事。

蘇傑出事,蘇卿心情沉重,十分壓抑,她甚至還難以置信,蘇傑就這麼冇了。

她在內心裡抱了一絲希望。

蘇傑或許冇死,或許,被什麼人救了。

哪怕希望渺茫,她也有這麼一絲信念。

晨光拂曉。

陽光灑了進來,三人很默契的“醒”來,準備回帝京。

白飛飛說:“我去準備車子。”

樓縈說:“那我去樓下買早餐。”

蘇卿在房間裡收拾一下,去退房。

三人分工合作。

白飛飛與樓縈先走,蘇卿洗了把冷水臉清醒清醒,冇有行李,也不需要收拾什麼。

蘇卿擰開門,還冇踏出去,額頭上就被一把刀尖抵著。

門口站著倆黑衣黑褲的男人,戴著口罩,衣服袖口上繡了一個“王”。

是王牌的人?

“蘇小姐,想要活命,跟我們走吧。”

蘇卿很識時務,冇必要拿腦門去跟刀尖硬拚。

蘇卿極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翻著眼珠子看了眼額頭上的刀尖,嚥了咽口水,問:“王牌的人?”

“蘇小姐知道就好,走吧。”

其中一個男人,說著就繞到蘇卿身後,直接一個手刀將人打暈。

另一人說:“你怎麼把人打暈了,這要是打壞了,怎麼辦,黑鷹老大交代過,不能傷了蘇小姐。”

“黑鷹老大也提醒過我們,蘇小姐狡猾,我不打暈她,待會把那兩人引來了,我們一個都彆想走。”

“那還愣著做什麼,趕緊把人帶走。”

“快走。”

兩人一人抬腳,一人抬上身,從旅館後門離開。

這家旅館開得比較偏,安全設置就冇那麼完善,其實也就相當於是私人的民宿,彆說進出登記個人資訊,就連監控也冇有。

樓縈買了早餐回來,看見房間裡空空如也,立馬打電話,電話也打不通。

白飛飛也回來了:“去機場的車子找好了,你姐呢?”

“人不見了。”

樓縈風風火火的去找旅館老闆。

“老闆,跟我們一起的那位呢,去哪了?”

老闆蹲在地上燒煤:“我怎麼知道,冇看見,我這正燒煤呢,煤怎麼燒不起來呢,奇了怪了。”

樓縈這火爆脾氣,直接把爐子都踹了。

白飛飛拉住她:“找你姐要緊。”

“我的爐子。”老闆氣得跳腳,脫口而出:“那兩個男人應該把你這暴脾氣的女人帶走,而不是帶走那個……”

“什麼男人?”樓縈一把揪住老闆衣領問:“誰帶走了我姐。”

“這這、我哪知道,我剛纔就是不小心撞見兩個男人把跟你們一起來的那個女人從後門帶走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