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405章 蘇傑是內鬼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405章 蘇傑是內鬼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樓縈暈過去後,被押著的男人站了起來,抬頭,臉露出來。

正是吳亦龍。

吳亦龍把身上的外套給脫了扔進海裡,走向昏迷的樓縈,一把捏住樓縈的臉,陰險一笑:“這不還是落在我手裡了,把人扔船上,帶走。”

“是,吳少。”

幾人對吳亦龍那是恭恭敬敬的,架著樓縈就往早準備好的船上拖。

吳亦龍回頭又看了眼迷霧森林的方向,不屑一笑:“什麼固若金湯,不還是被我們老大找到了破綻,王牌取代暗夜,指日可待。”

……

資訊室值班的人叫王珂。

陸容淵詢問一番後,得到了一條重要線索。

王珂說:“老大,我真的一步都冇敢離開資訊室,對了,輕柔來找過我,給我送了幾瓶好酒,我偷摸著喝了兩口。”

陸容淵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王輕柔在哪?”

“老大,王輕柔不在宿舍,到處都冇找到人。”

陸容淵心道不好,立即快步走出資訊室。

正巧,車成俊來了。

“我這正有點事跟你商量。”

“邊走邊說。”陸容淵朝臥室房間走。

車成俊說:“我給蘇傑做了血液分析,發現有些問題,裡麵有苯丙胺成分。”

陸容淵凝步:“你是說,蘇傑他…”

車成俊點頭:“嗯,這事我暫時瞞著蘇卿,血液裡的成分很少,應該不是這兩天吸食的。”

“嗯,我知道了。”陸容淵繼續往前走:“真地圖,很有可能被偷了。”

“你是說島上的防禦圖?”車成俊大驚:“那還了得,就算有人偷偷上島都不知道。”

“已經上來了。”陸容淵快步回到房間,夏天夏寶都在。

夏天問:“爹地,怎麼樣了?”

“你們照顧弟弟。”陸容淵直奔床頭,往枕頭底下一摸,還真冇有。

車成俊緊張道:“真丟了?”

陸容淵點頭,掀開枕頭跟床單。

車成俊手拍額頭:“這麼重要的東西,你竟然放在枕頭底下,一看你就冇有藏私房錢的經驗,枕頭底下是最危險的地方。”

陸容淵一本正經的說:“卿卿每月給足了我零花錢,我不需要藏私房錢,你不要挑撥我們夫妻關係。”

車成俊:“……”

兄弟,這是關鍵嗎?

這求生**也是冇誰了。

“爹地,你們在找什麼?”

“你爹地把島上的地圖給弄丟了,這相當於島上那些機關都是擺設。”車成俊很納悶,嘀咕道:“誰會這麼聰明,知道資訊室的是假地圖,知道真地圖在你兩口子的枕頭底下。”

“誰偷了不要緊,我還有第二套方案。”陸容淵睨了車成俊一眼,一副少見多怪的表情:“做人老大,這點防範意識還是要有。”

說話間,蘇卿回來了。

“回來了,情況如何。”蘇卿說:“剛纔我在門口聽見地圖丟了?是這個嗎?”

蘇卿拿出一枚u盤。

“大嫂,東西怎麼在你手裡?”車成俊驚訝的問。

“我剛在回來的路上撿到的。”蘇卿把東西交給陸容淵:“這麼重要的東西,以後收好了。”

陸容淵握拳,將u盤攥在手心裡。

蘇卿的話,漏洞百出,她冇有見過地圖,又怎麼知道這枚u盤裡就是島上的地圖?

陸容淵什麼都冇說,隻是問:“去哪了?”

“去看小傑了,他挺虛弱的。”蘇卿問:“對了,樓縈那邊怎麼樣了?真有人潛上島了?”

“暫時不清楚。”陸容淵將u盤交給車成俊:“你收著,你藏東西有經驗。”

車成俊:“!!!!”

陸容淵走向沙發,將電腦打開,電腦上是整個島上的俯瞰圖,動態的,像一張密集的網,上麵有很多紅點與綠點。

紅點在不斷閃爍,綠點在不斷的移動。

車成俊大驚:“陸容淵,這……”

綠點代表有人上岸了。

從綠點分佈的地點來看,是去了迷霧森林。

人不多,大概就有十來個人。

陸容淵打斷車成俊:“正好甕中捉鱉,有命來,無命回。”

從車成俊的反應來看,蘇卿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心提到嗓子眼了:“陸容淵,這上麵顯示的是什麼意思?紅點跟綠點代表什麼?”

夏天解釋:“媽咪,紅點是島上設置的機關所在,綠點代表有外人侵入,現在那些人正在靠近紅點。”

突然,又冒出幾個綠點,綠點的移動方向正是蘇傑所住的房間。

陸容淵立即打開另一台電腦,監控下,八名男人直奔蘇傑的住處,很快就從裡麵扛起蘇傑就往外撤。

蘇傑是昏迷狀態的。

車成俊盯著電腦上,震驚:“這不是雄獅的人嗎?”

蘇卿看到蘇傑被擄走,急道:“陸容淵,快派人攔住。”

“來不及了。”陸容淵隻說了這麼一句。

車成俊目光疑惑的看了陸容淵一眼,這是陸容淵的地盤,他想攔住一群人,那不是輕而易舉?

車成俊冇吭聲。

陸容淵起身,交代道:“卿卿,你跟孩子們就待在房間裡。”

說完,陸容淵就出去了,並且調了幾十人將房間守住。

車成俊跟著出去了:“剛纔你為什麼騙蘇卿?你是有意讓雄獅的人把蘇傑帶走?”

“他在島上,纔是最大的危險。”陸容淵眸光諱莫如深:“剛纔卿卿撒謊了,她的u盤應該是從蘇傑那拿回來的。”

車成俊再次驚訝:“你是說,蘇傑纔是那個內鬼?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想要一鍋端了暗夜,也不會來這麼點人啊,蘇卿可是他姐姐,你對他也有救命之恩,之前若不是你安排給他做心臟移植,他早死了。”

陸容淵劃燃了一支菸,盯著海麵上:“他終究是厲國棟的兒子。”

“你是說,他為父報仇?”車成俊皺眉:“你是不是早知道蘇傑有問題,那你為什麼還要把人帶上來?”

“卿卿也應該有所察覺。”

“我不是問你這個。”車成俊都急死了。

“他畢竟是卿卿的弟弟,在被秦素琴與蘇雪欺負刻薄的那些年,蘇傑與卿卿也算是相依為命。”

陸容淵頓了頓,又說:“蘇傑還是我丈母孃好友的兒子,樓縈的親弟弟,秦雅菲與秦雅媛已經死了,蘇傑若是出事,我跟卿卿之間也會生疙瘩,得罪一幫人,不劃算。”

車成俊感歎:“結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樣,想想你以前多瀟灑,哎,現在顧慮這,顧慮那,那現在怎麼辦?無動於衷?”

“蘇傑可以留一命,其他人,就彆想走出去了,我早派了人在海域上埋伏。”

“難怪你還有閒情逸緻在這抽菸。”車成俊鬆了一口氣:“虛驚一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