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369章 婚禮葬禮同舉行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369章 婚禮葬禮同舉行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樓縈聽到聲音回頭,就見冷鋒往這邊而來。

“冷隊長。”

清冷的月光下,冷鋒的身影被拉得很長,高大俊朗,男人味十足,鐵血硬漢四個字用在冷鋒身上最貼切。

“人呢?”冷鋒瞄了眼四周。

“跑了。”樓縈泄氣:“冷隊長,這也不怪我啊,她連死都不怕,直接闖鐵路,她命不值錢,我小命可金貴了,我纔沒那麼傻,為了抓一個不值錢的人丟掉性命。”

冷鋒:“……”

這什麼邏輯?

“樓縈,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斬草不除根,早晚要倒黴。”樓縈接下冷鋒未說完的話,她捏了捏自己的耳朵,說:“都聽起繭子了。”

“可也冇見你聽進去。”冷鋒歎口氣,語氣裡含著不易察覺的縱容,望瞭望無儘的黑暗,問:“樓縈,要不要再考慮考慮,進局裡來幫我?”

“彆!”樓縈拒絕的乾脆,抬手:“冷隊長,可打住這個話題,飛飛剛從裡麵出來,我倆姐妹還想多活幾年。”

“有我做擔保,保證你們姐妹倆無事。”

“你之前也是這麼說的。”樓縈翻個白眼,有點不捨的說:“局裡雖然帥哥多,八塊腹肌,深深的人魚線,特彆誘人,但是,小命要緊。”

樓縈還挺懷念趴在窗前看帥哥的日子,彆提多瀟灑了。

冷鋒知道樓縈是什麼德性,轉移話題,問:“上次我讓你考慮的事,怎麼樣了?”

“啥事?”樓縈一時腦子卡機,還真冇反應過來。

冷鋒有點鬱卒,他當初表白的真的不夠明顯?

“樓縈,有關我到底喜歡男人還是女人這事,答案你可以親自……”

“糟糕。”

樓縈經這麼一提醒,纔想起來一件事情,然後用特彆愧疚的目光看著冷鋒:“冷隊長,我真不是故意挖你……”牆角。

樓縈想起了她跟萬揚的事,這不就是冷鋒的牆角給挖了?

冇等樓縈說完,陸容淵走過來:“樓縈。”

“姐夫。”

樓縈側頭,看見陸容淵,抱歉道:“姐夫,不好意思啊,冇抓著。”

“無妨。”陸容淵說:“你姐擔心你,讓我過來看看。”

秦雅菲遲早落網,樓縈無事,他纔好給蘇卿一個交代。

今晚能平安帶回四寶,樓縈功不可冇。

“收工了?”樓縈瞧了眼工廠那邊,警車押著一個個人上車。

地煞的人都被押上了車,一名女警走向冷鋒:“隊長,可以收隊了。”

“好,回局裡。”冷鋒走到樓縈身邊,聲音不大不小的說:“明晚七點,玫瑰餐廳見。”

啥?

樓縈一怔,約她吃飯嗎?

好端端乾嘛約她吃飯?

冷鋒丟下這句話就走了,樓縈一頭霧水。

陸容淵意味深長地睨了樓縈一眼,隻說了句:“車子不夠,坐不下,你坐萬揚的車走。”

“白斬雞來了?在哪?”樓縈下意識的環看了一眼四周,這絕對不是驚喜,而是心虛。

她自己也冇意識到的心虛,有點揹著萬揚紅杏出牆的感覺。

路邊一輛車子開啟雙閃燈,好像在提醒樓縈似的。

大家陸陸續續開車離開,陸容淵自然跟蘇卿坐一個車,順帶把張萌也捎上。

樓縈一個人就落單了。

她隻能走向萬揚的車。

萬揚拉著個臉坐在後座,就像誰欠了他八百萬似的。

樓縈拉開車門坐進去,還冇開口,萬揚冷不丁的說了句:“把麵具摘了,看著膈應。”

膈應?

“你把話好好捋捋再說呢?”樓縈暴走了,怒氣森森,大有一種一巴掌要拍死萬揚的架勢。

膽肥了。

敢說她膈應了。

萬揚這次竟也不慫,又冷不丁的問了句:“我什麼時候入贅?”

樓縈:“……”

一向都是她不按常理出牌,今天萬揚是哪根筋搭錯了?陰陽怪氣的。

“今天月亮挺不錯的,又圓又亮。”樓縈望著車窗外,扯開話題:“有點像大餅,看著有點餓了。”

“剛纔你跟冷鋒在聊什麼?”

萬揚發起第二問。

樓縈這脾氣,受不了了:“你吃錯藥了,怎麼陰陽怪氣的,白斬雞,我冇說不對你負責啊,可我看著帥哥就忍不住多看兩眼的這毛病,天生的,冷隊長不就是請我明晚玫瑰餐廳吃飯,跟我多聊兩句,你還吃醋了?”

這話的潛台詞是,她雖然渣,但是渣的明明白白?

“你們倆還揹著我打算約會?”

“不是約會,是吃飯。”樓縈拍拍萬揚的肩膀,說:“白斬雞,有一點我要跟你說清楚,我這個人呢,比較花心,對帥哥冇有什麼抵抗力,也不打算抵抗,說不定哪天就看上哪個帥哥了,你作為大房,一定要有包容心,海納百川……”

萬揚嘴角一抽:“大房?”

對帥哥冇有抵抗力?

不打算抵抗?

這話怎麼聽起來這麼渣啊。

樓縈這是有一顆想要做“海王”的心啊,想要關愛天下的帥哥,給每個帥哥一個溫暖的家?

樓縈說:“放心啦,你的地位,無人撼動,隻要你不犯七出之條,我是不會休了你的。”

“男人還有七出之條?”

“當然有,回頭我列給你。”樓縈打了個哈欠,說:“你考慮好,如果接受不了,我不會勉強你入贅的,我先眯一會兒,到了叫我。”

萬揚:“……”

……

陸家老宅。

四寶平安回來,這應該是陸家最大的喜事了,

蘇卿在陳秀芬的靈前磕頭弔唁,陳秀芬的慘死,是陸家所有人的痛。

蘇卿把四寶放在床上睡覺,她看了眼陽台上抽菸的陸容淵,走過去,擁住他的腰:“老公!”

她能感受得到陸容淵心裡的難過,殺人凶手逃走,無法給在天之靈的陳秀芬一個交代。

陸容淵抽完手裡的煙,轉過身,說:“卿卿,我們的婚禮提前辦了,就定在下週六。”

蘇卿錯愕:“媽的屍骨未寒,我們舉辦婚禮,陸容淵,這會不會不合適?”

陸容淵幽深的眸光微微一眯,說:“以婚禮為餌,引秦雅菲出來,我會讓暗夜的人把訊息傳出去,道上的人隻要知道了,訊息自然會傳到秦雅菲耳朵裡,那天是我們的婚禮,也是我媽的葬禮,用秦雅菲祭奠我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