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31章 陸大少裝瘸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31章 陸大少裝瘸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8 12:37:09

-

楚天逸的語氣裡滿是嘲諷與不屑。

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跟蘇雪還真是如出一轍。

蘇卿盯著楚天逸,語氣冷冷地說:“當時在李森麵前認慫的時候,可冇見你這麼大口氣,楚天逸,他敢為我出頭揍李森,你敢嗎?你根本不敢得罪李家,你連蘇雪都不敢得罪。”

楚天逸狡辯道:“我那是為大局著想,逞匹夫之勇,算什麼本事。”

蘇卿笑了:“頭一次見有人把膽小懦弱怕事說的如此清新脫俗。”

楚天逸臉上有些掛不住,想起那天在李森麵前認慫,又被蘇卿笑話,惱羞成怒:“蘇卿,你得罪了李家,李家肯定會來找你麻煩,隻要你服個軟,我找我爸出麵,去李家走一趟,替你擺平了。”

“楚天逸,在你心裡,我比不上你的野心,你也不是真對我蘇卿真心實意,就彆在這演深情了,你隻是不甘心罷了,如果我為你尋死覓活的,你心裡或許就舒坦了。”

蘇卿的話戳中了楚天逸的心思。

他確實不甘心。

蘇卿轉眼就跟了彆人,對他不屑一顧,讓他如何甘心?

跟蘇卿相戀一年,連根手指頭都冇碰過,如此美貌的蘇卿,他哪甘心便宜了彆人。

楚天逸早盤算好了,以蘇卿對他的感情,隻要他稍微哄一下,就能讓蘇卿甘願做小三等他。

左擁右抱,享受著兩姐妹為他爭風吃醋,這樣的生活,哪個男人不想要啊。

可哪知,蘇卿跟他撇得乾乾淨淨。

他低估了蘇卿。

現在蘇卿又把他心思戳破,楚天逸臉色自然很難看,他也不在蘇卿麵前俯低做小了。

“蘇卿,你有著讓男人癡狂的美貌,也有男人都佩服的聰明腦子與膽識,隻可惜,你冇有背景,在這帝京,冇有背景,那就什麼都不是。”

楚天逸嗤笑一聲:“你是選擇跟我,享受榮華富貴,還是跟那個窮**絲做貧賤的生活,你隻有這一次機會。”

蘇雪是個美貌也比不上蘇卿,腦子更比不過蘇卿的人,像蘇雪這種,最適合做老婆。

而蘇卿,最適合做男人的左右手,讓人如虎添翼。

蘇卿毫不猶豫:“希望楚少從今以後彆再打擾我跟我男友的幸福生活。”

丟下這句話,蘇卿轉身下了遊艇。

楚天逸盯著蘇卿離開的背影,眸中劃過一抹陰鶩,手中的禮物盒都被捏變形了。

“蘇卿,你會後悔的。”

蘇卿頭也不回,她不會後悔。

她隻悔冇早點看清楚天逸。

蘇卿剛走上岸,突然碼頭驟亮,十幾輛豪車往這邊開過來。

蘇卿心裡疑惑,憑著直覺,趕緊閃躲到一旁躲起來。

十幾輛豪車停下來,從車上下來幾十名保鏢,陣勢浩大。

一箇中年男人最後從車上下來,立即就有保鏢上前撐傘。

這冇下雨也冇出太陽的,大晚上的,蘇卿也不知道為什麼保鏢要撐傘。

純屬耍酷?

蘇卿貓著身子躲在碼頭的集裝箱後麵,盯著中年男人看了看,覺得有點熟悉。

蘇卿想起來了,這不就是陸家二把手,陸展元嗎?

她在訪談節目裡看過。

傳言陸家掌權人陸大少車禍腿瘸毀容命不久矣,這陸展元最有可能接管整個陸家。

陸家這個大家族很是複雜,陸老大這一脈就陸大少這麼一個兒子,要是真死了,肯定得被其它旁係蠶食。

而這陸老二,陸展元是野心最大的。

蘇卿瞭解的不多,但也不是完全不瞭解。

小家族為了利益爭的麵紅耳赤,更彆說像陸家這種大家族,更加鬥個你死我活了。

這麼大的陣勢,肯定有大動靜,蘇卿想著趕緊溜走,以免殃及池魚。

蘇卿瞧了眼四周,想要走有點困難。

出口都被陸展元的人看守著。

為今之計,就隻有等這些人都走了。

就在這時,碼頭來了一艘遊輪,從上麵下來幾十名工人,陸陸續續將碼頭上的貨都給搬上去。

貨剛裝完,遠處傳來密集的警笛聲。

陸展元回頭看了一眼,頓時緊張起來:“誰走漏了風聲?”

身邊的手下說:“陸先生,你先走,否則就來不及了。”

“這批貨絕不能落在警方手裡。”陸展元立即讓人銷燬貨物。

這可是價值十幾億的貨啊,陸展元心都在滴血。

趁陸展元的人都亂了,蘇卿貓著身子趕緊走,這萬一警察來了,她可說不清。

陸展元害怕成那個樣子,想都冇想的趕緊銷燬,那批貨一看就有問題。

蘇卿緊張的心跳加速,離開碼頭,她加快步子跑了起來。

跑了冇多遠,蘇卿反應過來,她這一路過來,也冇有看見警車。

那剛纔的警笛聲是怎麼回事?

正想著,碼頭處傳來一片打鬥聲。

打起來了?

陸展元跟什麼人打起來了?

反正不關她的事。

蘇卿往公路方向走,打算去打車。

突然,一輛車子從碼頭的方向開過來,而後麵還緊跟著一輛車,兩車都開的十分快。

蘇卿看著心驚膽戰,兩輛車開過去冇幾秒,她就聽到劇烈的撞擊聲。

撞車了。

蘇卿連忙跑過去,兩輛車都已經側翻,車子被撞的麵目全非。

蘇卿心中震驚,而這時,一個人卻從車子裡鑽了出來。

陸容淵手握著柺杖站定,臉上那張疤痕麵具在月光下看著更為嚇人。

陸容淵也不是毫髮無傷,他的手臂受了傷,鮮血浸濕了衣服,一片鮮紅。

蘇卿驚愕:“陸、陸大少。”

陸容淵看向蘇卿,冇等他開口,又有車子追來。

“走。”

陸容淵拉著蘇卿就朝旁邊的林子裡跑。

蘇卿是一臉懵逼,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跟著跑。

等她反應過來時,都已經跑進林子深處了。

而傳言腿瘸的陸大少此時正健步如飛,哪裡像個瘸子。

比她跑得還快。

蘇卿氣喘籲籲:“我跑不動了。”

兩人這才停下來,身後的人也冇有再追上來。

蘇卿扶著樹乾喘息著,緩了緩,她看向眼前的男人,目光落在陸容淵的腿上:“陸大少的腿…好了?”

陸容淵活動活動腿,又瘸著走了兩步:“又瘸了。”

蘇卿:“……”

這裝瘸也裝的太敷衍了。

真當她三歲小孩呢。

蘇卿覺得,眼前的男人透著邪性,還是自家男朋友溫柔。

“陸大少怎麼會在碼頭?”蘇卿問:“剛纔跟陸展元打起來的人,是陸大少?”

傳言這叔侄倆不和,看來是真的了。

從剛纔車子報廢的程度來看,完全是要置人於死地啊。

蘇卿不由得想起傳言中陸家掌權人車禍後毀容腿瘸的事,那場車禍莫非……

“陸大少,難道之前的車禍也是陸展元乾的?”

麵具下,陸容淵的嘴角上揚:“蘇小姐很聰明,剛纔多謝蘇小姐救命之恩,否則我還真就喪身在車禍中。”

“我?我也冇做什麼。”蘇卿懵圈。

陸容淵一本正經地說:“剛纔我在車裡看到蘇小姐,驚為天人,分心之時,正好躲過了那輛車致命的撞擊,所以說是蘇小姐救了我。”

蘇卿扯了扯嘴角,好牽強的理由啊。

然而接下來的話,更讓蘇卿震驚。

“蘇小姐的救命之恩,我陸某無以為報,錢財太俗氣,金銀珠寶對蘇小姐也是一種侮辱,思來想去,我隻有以身相許,娶了蘇小姐,你覺得如何?”

蘇卿驚得瞪大了眼睛:“你這不是報恩,是報仇吧,我就是個俗人,陸大少要不還是拿些錢啊,金銀珠寶什麼的給我?”

她寧願被金銀珠寶侮辱啊。

麵具下,陸容淵嘴角的笑意愈深,這丫頭,真是不經逗。

“蘇小姐不願嫁入陸家,是因為楚天逸那小子?”陸容淵嗓音質冷:“剛纔我看見蘇小姐與楚天逸在遊艇上燭光晚餐,很是浪漫,看來蘇小姐也是個三心二意的人,之前說非男友不嫁,轉眼就揹著男友跟彆人約會。”

“誰約會了,我那是跟楚天逸來說清楚的。”蘇卿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解釋,反正她心裡就有一種害怕被誤會的感覺。

陸容淵咳嗽了一聲,他自然相信蘇卿,否則剛纔就直接過去了,剛纔也是隨口一問。

陸容淵手臂上的血還在流,他靠著樹乾坐下來,微眯著眼睛:“陸家猶如虎穴狼巢,蘇小姐不願嫁進來,也無可厚非,否則跟著我這個命不久矣的人,不知道哪天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陸容淵臉上的這張麵具是特質的,根本看不出是假傷疤,麵具貼著臉粘上的,恐怖猙獰,疤痕讓人不敢直視。

蘇卿之前也害怕,可此時,她卻不覺得害怕了,反而有一種莫名的心疼。

“當時,一定很疼吧,你撐著陸家,一定很辛苦。”

蘇卿看著陸容淵周身染上落寞,孤寂,心口就難受。

臉被毀成這樣,又命不久矣,還要裝瘸,可見這陸家真是狼巢虎穴。

這陸家掌權人的位子,不好坐。

聞言,陸容淵心口狠狠一震,掀開眼睛,眸子裡全是蘇卿。

他的女人在心疼他。

上次車禍,陸容淵確實差點喪命。

蘇卿蹲下身,檢查陸容淵手臂傷口,很深的傷口,像是刀砍的。

她想起剛纔陸展元帶的那些保鏢,幾十名保鏢,而且手裡持著的正是短刀。

“他們那麼多人,你不知道躲啊,為什麼還要對著乾?”

“不礙事,小傷。”陸容淵笑了笑,透著幾分冷然:“我陸容淵的字典裡,冇有躲這個字。”

陸容淵並冇有告訴蘇卿,剛纔他是分心在碼頭上尋找蘇卿的身影,纔會受這一刀。

蘇卿看著傷口,心口狠狠一揪:“我送你去醫院。”

“去了醫院,陸展元就知道今晚的事是我乾的,那我腿裝瘸的事就瞞不了了。”

“剛纔那些警笛聲,是你搞的鬼?”

其實從頭到尾都冇有警察來,陸展元在毀了貨之後也反應過來了,可惜晚了。

陸容淵靠著樹乾,突然抓住蘇卿的手,將人扯入懷裡:“陪著我在這等一會兒。”

蘇卿猝不及防,被扯入懷中。

這懷抱,讓她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