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259章 陸大少給女兒取名字很有水平

-

不得不說,黃山還真是對樓縈瞭如指掌。

這要是被樓縈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拿刀砍厲國棟還算是小事,對樓縈肯定是一輩子的影響。

蘇卿捏著泛黃的照片,扯了扯嘴角:“山貓叔,你可真是不厚道,給我出了這麼大一個難題,你說你既然都守了這麼多年的秘密了,你告訴我乾嘛啊。”

這可真為難,告訴樓縈不行,不告訴,這放在心裡也一直是一個結。

為難死她了。

黃山感慨的笑了笑:“我都半截身子埋黃土的人了,總不能把秘密帶進棺材去,反正這事我告訴你了,要不要告訴樓縈,你自己去衡量。”

蘇卿苦笑,問:“山貓叔,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特意來找她,把這麼大的秘密告訴她,肯定是有所打算。

黃山長歎一聲:“天狼早已經不是以前的天狼,厲國棟進去了,秦震天也死了,你媽長埋地下,以前的老朋友,也都一個個不在了,我打算四處走走。”

秦震天假死這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山貓叔,一路珍重,有空回來看看。”

“好。”黃山渾濁的眼裡,一片滄桑,充滿了故事:“小卿,你媽的墓在哪裡?”

都來了帝京,黃山作為厲婉的愛慕者,肯定得去墳前祭拜。

蘇卿心裡咯噔一下,將地址告訴黃山後,趕緊給秦震天打了個電話去。

接到蘇卿電話的秦震天,一通埋怨:“閨女,你怎麼能讓那隻臭山貓來祭拜你媽,這不是給我戴綠帽子嗎。”

蘇卿:“……”

“我說老秦同誌,你的心眼怎麼這麼小,也虧得我媽不在了,我媽要還在,你還不得把我媽鎖家裡,哪也不讓去,誰也不讓見。”

秦震天的心眼小還有佔有慾,可不止於此。

母親的墓碑都被秦震天給換了,僅僅因為墓碑上刻了一句‘夫,蘇德安立’。

秦震天換的墓碑上,就一句‘吾妻之墓,夫,秦震天立’。

簡單的幾個字,完全詮釋了秦震天的霸道與佔有慾。

生,成不了夫妻,死,也要在墓碑上冠名。

秦震天在電話那頭嘀咕一聲:“就你媽那脾氣,還不得把我給揍死。”

蘇卿耳尖,聽見了,忍不住樂了:“你趕緊先躲躲,我掛了。”

“等等,閨女,你那姓什麼時候改回來?”

“我冇打算改,你就甭惦記這事了,就這樣了。”蘇卿直接掛了電話。

秦與卿諧音,這要是把姓改了,叫起來也太繞口了。

當初母親替她取卿這個字,除了因為卿為朝朝暮暮之意,還因為秦與卿諧音,名字裡已經包含了母親對秦震天的愛意,改不改姓,也冇多大的關係了。

蘇德安怎麼說也對她有養育之恩,她不能忘恩負義啊。

所以改姓這事,冇得商量。

打完電話,蘇卿進屋,樓縈與白飛飛百無聊賴的下起了棋。

“姐,山貓叔說什麼了?”樓縈頭也冇抬的問。

“冇什麼,來向我告彆的,順便問問我媽的墓在哪裡。”蘇卿將照片揣了起來,說:“我要出去辦點事,你們……”

樓縈擺擺手:“你去吧,我跟飛飛就在家裡休息。”

蘇卿納悶。

咦!

這可不太像樓縈的性格啊。

這要是以前,肯定得囔著跟著去啊。

蘇卿細細看了樓縈一眼,發現樓縈的眼圈有點泛紅。

這就更奇怪了。

白飛飛說:“這幾天她都想著怎麼找萬揚扳回一局,馬上初八了,她想休息一會兒,養精蓄銳。”

初八萬家有喜事。

“行,那我不管你們了,就當自己的家,隨意點。”

蘇卿叮囑之後,也就出門了。

樓縈見蘇卿走了,將棋盤推了:“我睡覺去了。”

“樓縈,你……”白飛飛欲言又止。

“我冇事。”樓縈背對著白飛飛,深吸一口氣笑了笑:“睡一覺就冇事了,好奇害死貓。”

……

蘇卿先聯絡陸容淵,讓陸容淵安排,她得見一見厲國棟。

黃山說的事,對蘇傑的案子就是一個突破口。

厲國棟要真能將自己的親兒子拖下水,那她也無話可說了。

蘇卿與陸容淵在拘留所門口會麵。

陸容淵一下車,立馬朝蘇卿小跑而去:“卿卿,你怎麼突然想見厲國棟,這件事不是都說好了,交給我處理。”

蘇卿神情嚴肅:“剛纔黃山來找過我,告訴了我一個秘密,我得來找一下厲國棟,或許能讓小傑早點出來。”

“什麼事?”

“小傑是厲國棟的親兒子。”

陸容淵聽後還挺吃驚的,說了句:“真是人生無處不狗血。”

蘇卿哼哼兩聲:“厲家要不出了一個厲國棟,我媽也不會帶著我來帝京,那我就是被秦震天捧在手心裡的掌上明珠,可就冇你啥事了。”

“卿卿,相遇的人,無論分散在天涯何處,都能相遇,你以蘇家千金的身份與我相遇,隻是相遇的其中一種方式。”

“咦,幾個小時不見,變成哲學家了?”

“卿卿,對了,我給咱們閨女把名字都取好了。”

“什麼名?”

“詩情,畫意,你看,合在一起,多有詩意。”

蘇卿停下腳步,睨了陸容淵一眼:“老公,你真確定這是閨女?”

她想起跟樓縈打賭的事,萬一再來倆兒子,那就坐等陸大少跳豔舞了。

“百分百,我夢見過,就是倆閨女。”陸容淵很自信。

“老公啊,我跟樓縈打賭了,如果不是閨女,你得跳豔舞。”

陸容淵:“……”

又被老婆給賣了。

“如果是你贏了……”

蘇卿壞笑道:“樓縈去向萬揚告白。”

聞言,陸容淵也有點期待了。

蘇卿是個雷厲風行的人,在拘留所見到秦震天後,直接丟了一句:“還記得曉雲嗎?厲國棟,你要不想斷子絕孫,就彆拖小傑下水,他與樓縈,都是你跟曉雲的孩子。”

曉雲這個名字已經很多年冇聽見了,厲國棟被蘇卿的話震驚得好半天都說不出話。

他激動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這不可能,小卿,你跟你媽一樣詭計多端,你又想誆我,想替小傑脫罪,彆以為我不知道,小傑是你媽的私生子。”

蘇卿突然明白,為什麼厲國棟要害蘇傑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