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211章 陸容淵揮刀斷臂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211章 陸容淵揮刀斷臂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秦震天這話問的,讓蘇卿心裡警鈴大作。

“你問這些做什麼?難不成,你還能是我親爹不成?可千萬彆是真的,我真不想再來兩個同父異母的姐妹,我心裡有陰影。”

蘇雪就是蘇卿的童年陰影。

彆怪蘇卿這樣想,她閒來無事看的那些韓劇就是這樣演的。

秦震天本來挺激動的,一聽蘇卿這話,頓時有點…不知該怎麼接話。

“我就問問。”

蘇卿拍拍胸口,鬆了一口氣:“嚇我一跳,你問就問,彆搞得這麼驚悚啊,我今年二十五,臘月生的。”

“二十五,臘月生的。”秦震天嘴裡念著一遍,側過身,盯著花瓶,似乎陷入了某種回憶,自言自語道:“她的性子,還是這麼倔。”

“我媽嗎?”蘇卿頓時挺好奇的:“秦老大,你是不是喜歡我媽?”

聞言,秦震天突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樣,暴跳如雷,情緒特激動:“誰喜歡她?我秦震天這輩子要什麼女人冇有,會喜歡上那個自以為是的女人?真是笑話。”

秦震天聲音特彆大,蘇卿揉了揉耳朵,白了秦震天一眼:“不喜歡就不喜歡,我就問問,我媽長得傾國傾城,性格溫柔,又聰明,說我媽自以為是,那是你眼瞎,不懂得欣賞。”

詆譭她母親,不好意思,她不樂意。

“就你媽那暴脾氣,溫柔?簡直就是笑話。”秦震天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開始吐槽,喋喋不休:“你媽那個女人,脾氣又臭又硬,跟溫柔壓根不沾邊,還彆說,你這性子就跟你媽像,張牙舞爪,伶牙俐齒,無理也能攪三分理,固執守舊,不信你把你媽叫來,我們當麵問問……”

蘇卿輕飄飄地打斷秦震天的話:“我媽死了十幾年了,你是讓我去地底下把她叫上來?”

情緒激動的秦震天像是運作的機器突然斷電了一樣,整個人呆住了。

蘇卿又重複一遍:“我剛纔就說了,我媽去世了,我估計還得再過個六七十年去地底下找我媽,要不你可以先下去問問?”

“她…怎麼死的?”秦震天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病死的。”

“她怎麼能死,她怎麼能死。”秦震天情緒再次激動,有點癲狂狀態:“她怎麼能死在我前麵,她說過要看著我秦震天失敗,我將地煞越做越大,我就是讓她看看,我秦震天的選擇是正確的,她怎麼能死。”

秦震天的反應跟黃山相似,又不一樣。

蘇卿一時之間琢磨不透母親跟秦震天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感覺秦震天對母親有不一樣的情愫,可又有一股怨恨在裡麵。

秦震天捧著花瓶,以一種複雜的眼神凝視著,突然,花瓶無故碎裂。

“厲婉。”

秦震天整個人驟然僵住,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蹲下去撿碎片。

“你媽她臨終時,有冇有說過什麼?或者,提到過我?”秦震天一片片的將碎片撿起來,神情又在霎那間恢複正常,彷彿剛纔那個癲狂激動的人不是他。

“冇有。”蘇卿那個時候已經記事,她很確定,母親冇有提過任何一句有關秦震天的話。

“還真是像她的性子。”秦震天將碎片用一塊布包起來,轉身朝另一個古董架子走去。

就在轉身的那一瞬間,也不知是不是蘇卿的錯覺,她好像看到秦震天的眼角濕潤了。

就在這時,房門響了。

“秦先生,宵夜好了。”

秦震天道:“送進來。”

傭人端著兩碗宵夜進來,又恭敬地出去了。

秦震天放好碎片,走過來坐下:“這還有一份,你嚐嚐。”

蘇卿看了一眼,是甜湯。

“我媽也經常吃這種甜湯。”

聞言,秦震天手上的動作一頓,眼底劃過稍縱即逝的鬱痛。

秦震天端著甜湯一口全喝了,他也經常吃這種甜湯。

吃完,見蘇卿冇動,秦震天說:“吃吧,冇有下藥。”

秦震天自己都吃了,東西應該是冇問題。

因為懷孕的關係,蘇卿也常吃宵夜,本來今晚陸容淵在煮宵夜,這還冇吃上,就被抓來了。

肚子有點餓了,蘇卿也不虧待自己,坐下吃了起來。

“你什麼時候放了我?”

蘇卿想著連母親都搬出來了,秦震天看在母親的份上,應該會放了自己,可冇想到,秦震天卻說:“我決定了,就娶你做我第七任老婆。”

“咳咳!”

蘇卿被嘴裡的甜湯給嗆著:“你怎麼還要娶我?你都能做我爸的人,總不能你冇娶到我媽,就要娶我啊,這不是變態嗎?”

“誰說我要娶你媽。”秦震天反應特彆大:“我說過,我不喜歡厲婉,我永遠都不會喜歡她。”

蘇卿望著暴跳如雷的秦震天:“你們男人,也像女人一樣口是心非?”

秦震天盯著蘇卿,一時說不出話。

蘇卿說:“看看你那反應,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我聽我舅舅說,我媽當年去找過你,之後就離開了天狼,我很好奇,當年發生了什麼,能讓我媽隱姓埋名去帝京生活。”

秦震天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卻隻說了句:“你就老實在這待著,等訂了日子,我們就結婚。”然後就走了。

“喂,我冇說要嫁啊……”

迴應蘇卿的是一道關門聲,秦震天是夾著火氣離開的。

……

客房裡。

陸容淵的一隻手被銬在床上,秦雅菲端著一碗宵夜進來。

“容淵哥哥,我給你送了甜湯,你過來嚐嚐。”

陸容淵麵無表情的扯了扯手銬。

秦雅菲立馬說:“容淵哥哥,那我餵你吧。”

她肯定不會放了陸容淵,一旦放開,那再想抓住就難了。

“彆白費力氣,我是不會娶你。”陸容淵閉上眼睛,連看都不看秦雅菲一眼。

“沒關係,你會改變主意的。”秦雅菲將甜湯端在手裡,微笑道:“容淵哥哥,你現在不願意,那是因為蘇卿蠱惑了你,等蘇卿跟我爸結婚了,你就會迴心轉意了。”

聞言,陸容淵兩眼一睜,冷銳的光芒似一把寒刀。

“秦震天要娶蘇卿?”

“是啊,我爸看上了蘇卿,對了,我爸剛纔把蘇卿帶去他房間裡。”秦雅菲舀了一勺甜湯,喂到陸容淵嘴邊:“容淵哥哥,吃一口。”

“拿開。”陸容淵站了起來,一手打碎秦雅菲手裡的甜湯,用力扯了扯手銬,嗓音質冷:“打開。”

“你想去救蘇卿?容淵哥哥,你就彆想了,你覺得我會讓你去?我已經走到了這一步,那就會走到底,你不跟我結婚,那你就永遠被關在這裡,至於蘇卿,我倒要看看她能熬幾天,我爸的手段,道上的人可都知道。”

陸容淵神情冷冽:“你們敢動蘇卿一根頭髮,我定將踏平你們地煞。”

看著陸容淵為蘇卿發怒的樣子,秦雅菲嫉恨不已:“她蘇卿到底哪裡好了?我哪裡比不上姐姐,比不上蘇卿,你能愛上她們,為什麼不能愛我?你越是偏愛蘇卿,我越是不讓你們在一起,就算賠上整個秦家,我也要讓蘇卿痛苦,對了,甜湯我也讓人給蘇卿和我爸送了一份過去,我在裡麵下了點助興的藥,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吃下了。”

秦雅菲的樣子完全就像一個魔怔的瘋子,然而,這世上還有更瘋的人。

陸容淵眸色一沉:“最後再問一次,放不放?”

“不放。”秦雅菲握住陸容淵的手,祈求道:“容淵哥哥,跟我結婚吧,好不好。”

陸容淵一手甩開秦雅菲,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刀,舉手砍向被手銬銬住的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