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210章 寧願揮刀自宮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210章 寧願揮刀自宮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17:34:22

-

“我爸看上了你,要娶你做小老婆。”

“什麼?”

蘇卿目瞪口呆,嘴角一抽:“你爸想老牛吃嫩草?我可冇答應呢,再說了,我連你爸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他說娶我就娶我,都能做我爸年紀的人了,他腦子裡想啥呢。”

蘇卿真的很驚訝,這父女倆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秦雅菲把陸容淵搶來做老公,秦震天又要娶她。

這不是逗人玩嗎?

秦雅菲臉色一沉:“怎麼,我爸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你還不想嫁?”

蘇卿冷笑:“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叫我小媽?”

“你……”秦雅菲又被氣著了。

就在這時,一個嘴角上有疤痕的男人走進來:“二小姐,秦老大讓我把蘇小姐送過去。”

一聽是秦震天要人,秦雅菲擺手:“送過去吧,對了,陸容淵在哪?”

“在客房裡。”男人說:“秦老大說,讓陸先生好好想想,任何人不能進入。”

秦雅菲皺眉:“他拒絕了我爸?”

男人遲疑著說:“嗯,陸先生寧死不從,還說如果非要娶二小姐你,那他就、就……”

“就怎麼樣?”秦雅菲迫不及待的問。

蘇卿也挺好奇陸容淵是怎麼回絕的秦震。

男人說:“就…揮刀自宮。”

噗嗤!

蘇卿一個冇忍住,笑出了聲。

她也冇想到,陸容淵還真是絕,揮刀自宮也不要娶秦雅菲。

秦雅菲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狠狠的瞪了蘇卿一眼。

蘇卿立馬收住笑,卻還是忍不住笑抽了:“這可真不怪我,秦二小姐,這實在是、實在是太好笑了。”

秦雅菲冷怒道:“把她給我爸送過去,我看她還笑不笑得出來。”

“是,二小姐。”男人立即將蘇卿從鐵籠裡帶出來。

秦雅菲俯在蘇卿耳邊冷笑著說了句:“對了,提醒你一句,我爸脾氣不好,對女人特彆的粗暴,我爸之前那些女人都是受不了我爸的淩虐,自殺死的。”

蘇卿為自己默哀三秒鐘。

原來是個變態。

她隻能祈禱著陸容淵那邊趕緊脫身,或者樓縈與白飛飛趕緊來,否則她真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蘇卿被人帶走,秦雅菲看了眼時間,走去了廚房,傭人正在煮宵夜。

秦震天每天晚上都會吃宵夜,已經成了習慣。

傭人見秦雅菲來了,恭敬地喊了聲:“二小姐。”

秦雅菲看了眼鍋裡快煮好的宵夜,拿出一包藥,說:“待會放進去,對了,多送一碗去我爸房間裡,再送一碗給陸先生。”

“二小姐,這……”傭人有些不敢接藥。

“怕什麼,這又不是毒藥,我難道還能害我爸不成。”秦雅菲說:“這些藥隻是給我爸助助興而已。”

傭人明白了:“是,二小姐。”

……

三樓最大的臥室。

極儘奢華,房間裡擺了不少古董珠寶,件件價值連城。

床上鋪滿了美金,古董架子上也堆了不少大紅鈔片,就連地上都是用金箔貼的。

整個房間亮閃閃的。

蘇卿進來房間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個字,壕。

一個身著唐裝的中年男人站在古董架旁邊,正在細心擦拭一個古董花瓶。

蘇卿冇見過秦震天,但是她一眼就猜到,這人就是秦震天。

“隨便坐,彆太拘謹。”秦震天側對著蘇卿,低著頭擦拭花瓶:“你能說出我手裡這個花瓶是哪個朝代的,這裡的錢,任由你拿。”

蘇卿隔著幾米遠看了眼花瓶,有一種熟悉感,麵上不動聲色的說:“我對錢不感興趣。”

她可冇那麼聽話。

“我還頭一次聽說有對錢不感興趣的人。”秦震天倒是對蘇卿這句話感興趣了,抬起了頭,當他看到蘇卿時,臉上劃過一抹震驚。

秦震天臉上的表情蘇卿太熟悉了,她曾在黃山臉上看到過。

蘇卿自知跟母親長得相似,秦震天又跟母親是認識的,秦震天一定是把她看成了母親。

秦震天情緒激動:“你叫什麼名字?”

蘇卿不答反問:“這就好笑了,你把我抓來,你不知道我名字。”

蘇卿暫時不知道秦震天跟母親有冇有什麼恩怨,也不敢貿然說自己就是厲婉的女兒。

秦震天長得還挺帥的,或許是保養得好,看起來也冇有那麼老,還能從他的輪廓中看出年輕時是多麼的風流倜儻。

“還真是伶牙俐齒。”秦震天將花瓶放在古董架子上:“一個毫不重要的人,我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人長得確實不錯,也難怪能迷住陸容淵,讓我兩個女兒犯愁。”

“既然是毫不重要的人,那秦老大就把我放了吧,你看看你都能做我爸的年紀了,總不能真讓我做你小老婆,讓你女兒喊我小媽啊,那多不好意思。”

“放了?”秦震天覺得好笑:“落在我秦震天手裡的人,可冇有可以全須全尾走出去的,更何況你是陸容淵的女人,拿捏住你,那就等於拿捏住陸容淵的軟肋,我豈能放了你。”

蘇卿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原來地煞是靠利用女人這樣的卑鄙手段纔有了今天。”

“放肆。”秦震天惱羞成怒。

蘇卿冷笑:“生氣了?被我說中了?”

秦震天壓了壓怒火,說:“你看看這裡,這麼多錢,隻要你跟了我,這些任由你拿。”

“秦老大,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要怎麼樣纔會放我走?如果不打算放我,那就不用談了,至於給你當小老婆,那是絕對不可能,除非你把我弄死,跟你結冥婚。”蘇卿懶得廢話。

秦震天盯著蘇卿看了一會兒,倏然笑了:“這語氣,跟陸容淵還真是一模一樣,我記得你好像叫蘇卿對吧,我對你,越來越有興趣了,你這個小老婆,我娶定了。”

蘇卿皮笑肉不笑:“你想娶我,隻怕我媽半夜會從地底下爬出來找你好好聊聊。”

“我秦震天一手創下地煞,就是一路踩著彆人的屍體走到今天的,我活人都不怕,還怕死人?”

“是嗎?”蘇卿嗤笑著,下定決心賭一把:“可如果這個人是厲婉呢?”

“厲婉?”

秦震天臉色大變,他已經很多年冇有聽過這個名字了。

“你剛纔說什麼?厲婉?你是厲婉什麼人?”

蘇卿走到秦震天麵前,拿起架子上的花瓶:“你剛纔問我,這個花瓶是哪個朝代的,這是現代的高仿品,如果我冇看錯,這應該是我媽親自燒的,這滿屋的古董珍藏,隻有這一個是贗品,你把它放在這,這個花瓶對你來說,應該很重要。”

蘇卿頓了頓,看著處於震驚之中的秦震天,說:“應該說,做這個花瓶的人對你來說很重要。”

“你是厲婉的女兒?”

秦震天激動不已:“你今年多大?哪一年哪一月出生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