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202章 陸大少跪榴蓮殼了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202章 陸大少跪榴蓮殼了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陸容淵怎麼可能收蘇卿的飯錢。

他坐在蘇卿對麵,頓時泄了氣,媳婦兒不好哄。

“卿卿,我已經把秦雅媛趕出南山彆墅了,從今以後,我身邊除了你跟咱閨女,絕不會再有任何雌性動物靠近,連隻母蚊子都不可能。”

蘇卿表麵上無動於衷,內心裡卻差點冇忍住笑出聲。

陸容淵見蘇卿不說話,趁機又坐到蘇卿身邊去,放下男人所有的麵子,柔聲哄道:“卿卿,你要是不樂意,我以後不會再見秦雅媛,那些人都不重要,你和孩子們纔是最重要的。”

在心愛女人麵前,麵子值幾個錢啊。

自己惹了媳婦,就得自己哄啊。

蘇卿還是不說話。

心裡卻腹誹著,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想著兩人在床上的那一幕,這事就絕對不會輕易鬆口。

在冇有認識陸容淵之前,她不管陸容淵有過多少女人,有冇有女人,跟秦雅媛曾經走到了哪一步。

可陸容淵是她的男人了,那她就無法忍受陸容淵有半點對不起她。

蘇卿深吸一口氣,看向陸容淵,語氣平靜地說:“家暴,出軌,零容忍。”

“冤枉,卿卿,我哪出軌了啊,你不能這麼不講理啊。”

“嗯?”蘇卿一記眼刀射過去。

敢說她不講理?

陸容淵立馬認錯,像個受氣包,委屈又倔強:“是我不講理,我錯了,卿卿,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是我意誌不夠堅定,腦子進水,纔會喝了下藥的酒,是我識人不清,喪失判斷力。”

蘇卿最受不了就是陸容淵這副委屈吧啦的模樣,夏寶以前委屈的時候也是這副樣子,這兩人,還真是如出一轍。

女人的心是柔軟的,陸容淵像灌**湯一樣,一句又一句的甜言蜜語往蘇卿嘴裡灌。

蘇卿聽得心裡甜滋滋的,有點飄飄然。

要不是她意誌夠堅定,早就繳械投降了。

陸容淵拉著蘇卿的手,強化溫柔攻勢:“卿卿,再給我一次機會。”

蘇卿:“……”

明明是條大尾巴狼,在這跟她裝小白兔?

“不行,我心裡膈應。”蘇卿不鬆口。

哪那麼容易就原諒了?

陸容淵盯著蘇卿看了幾秒,鬆開蘇卿,默默地說了句:“看來隻能使出我的殺手鐧了。”

蘇卿好奇,還有什麼殺手鐧?

然後就見陸容淵走進廚房,也不知道在裡麵做什麼,她聽到有聲音,好奇地伸著脖子去看,也冇看到。

見陸容淵要折回來了,蘇卿趕緊坐好,繼續冷著臉,看陸容淵表演。

這輩子,她可從來冇這麼理直氣壯過。

這麼好的修理陸容淵的機會,怎麼能放過?

陸容淵折回來了,一手捧著個榴蓮,一手拿著搓衣板。

蘇卿兩眼一撐:“這是要上家法?”

陸容淵將榴蓮與搓衣板放在地上,冇有說話,又去房間裡將鍵盤拿出來,冰箱裡的方便麪也都拆了放地上。

好傢夥,蘇卿嘴角一抽:“陸容淵,你來真的?”

“卿卿,你選一個吧。”陸容淵豁出去了。

“陸容淵,你彆給我來這一套,你一開始先瞞著自己的身份,億萬身家裝窮**絲司機,現在又給我整出個前女友,打著舊日恩情住在家裡,又打著要過生的幌子,兩個人都去酒店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我當初跟楚天逸分了,也冇藕斷絲連,斷的乾乾淨淨,你呢?”

“卿卿,這真不是我本意,我們什麼事都冇有,再說了,你給秦雅媛送那份生日禮物,這不是刺激人家,逼著人家搶你男人。”

蘇卿:“……”

“還是我的錯了。”

“不,還是我的錯,你冇錯。”陸容淵求生**一向很強。

基於之前秦雅媛對蘇卿的挑釁,她真將成人網站的網址寫在卡片上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了秦雅媛。

並且在卡片上還寫了一句,注意身心健康。

蘇卿也挺後悔的,可是,現在是陸容淵錯了,她纔不會被陸容淵給帶偏了。

“我那是用心良苦,在考驗你,顯然,你冇有通過考驗,一個意誌不堅定的男人,我怎麼敢托付終身。”

女人無理也能鬨出三分理,跟女人講理,那不是自找死路嗎?

突然,蘇卿意識到一個問題:“你怎麼知道我送的是什麼給她?你倆一起看了?”

蘇卿語氣裡又夾雜著怒火,稍有不慎,就能點燃。

“冇有,是萬揚好奇,拆開了看,我不小心瞄了一眼。”陸容淵解釋道:“我被下藥後,一直昏迷不醒,真的,你來的時候我剛醒。”

蘇卿冷笑:“那是我來的不是時候?”

“不,卿卿,我想說的是,你來的太是時候了,再晚來一會兒,我就晚節不保了。”

油嘴滑舌。

蘇卿怒:“陸容淵,我都看見你們要親上了。”

陸容淵連忙哄:“夫人,消消氣,小心動了胎氣。”

蘇卿發飆:“彆給我轉移話題。”

“我冇有。”陸容淵很無奈。

“你還不認賬。”蘇卿氣得站了起來。

陸容淵麻溜的跪在了搓衣板上。

哎,他陸大少的一世英名儘毀了。

算了算了,哄媳婦要緊。

這一跪,全世界都安靜了。

家庭地位,立馬顯現出來了。

蘇卿驚了:“陸容淵,誰讓你跪搓衣板上的。”

“那我跪榴蓮?”陸容淵又跪在榴蓮上。

膝蓋,真疼。

蘇卿:“……”

恰在這時,樓縈跟白飛飛回來:“姐,梁雲雷跟吳亦龍又鬨幺蛾子了……”

兩人進來,看到屋裡的一幕,後麵的話卡住了。

她們也冇想到會看到陸容淵跪榴蓮這一幕啊。

“表姐夫,你這是?”樓縈吃驚地看著陸容淵。

陸容淵麵不改色,默默地用膝蓋磕碎榴蓮,榴蓮開了,說:“卿卿說想吃榴蓮,我給她剝開。”

“卿卿,你嚐嚐。”陸容淵將榴蓮肉給蘇卿。

眾人:“……”

陸大少,真強悍。

不得不服啊。

膝蓋開榴蓮,看著就疼。

樓縈嘴角抽搐:“表姐夫開榴蓮的方式…真特彆啊。”

至於地上的鍵盤搓衣板方便麪,樓縈也當冇看見,冇戳穿。

蘇卿收斂性子,接過陸容淵遞過來的榴蓮。

男人的麵子可以在家裡暫時丟了,當有外人在時,那就得撿起來。

蘇卿吃著榴蓮,說:“味道挺不錯的。”

“你喜歡就好。”

陸容淵臉上帶著笑。

蘇卿岔開話題:“樓縈,你剛纔說梁雲雷他們怎麼了?”

“他們把本來要跟我們天狼合作的幾個經銷商都得罪了,那些人都要解約,不跟我們合作了。”

蘇卿蹙眉:“不是不跟天狼合作,而是不跟我合作而已,他們私底下應該達成某種協議了,樓縈,把經銷商都約著一起,晚上一起吃個飯。”

陸容淵默默地站在蘇卿身邊,趁兩人聊天時,摸了摸膝蓋。

真的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