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160章 來,姐姐教你做人

在他深情中隕落 第160章 來,姐姐教你做人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2:40:09

-

從內心上來說。

蘇卿是不想死的。

廢話。

誰不想好好活著啊。

可她真的冇有力氣了。

她心裡遺憾,還冇有聽夏天夏寶認真的叫她一聲媽咪呢。

軍刀落下,在距離蘇卿胸口還有三厘米左右的地方,蘇卿聽到一聲槍響。

女人手裡的軍刀被打出去,子彈與軍刀擦出一撮火花,子彈是從蘇卿胸口上方飛過去的。

擦!

這要是槍法不準,她豈不是受刀傷還要挨一槍?

蘇卿偏過頭去看,到底是誰開的槍,就見一紅衣女子從樹上掉著一根繩子跳下來,翩然欲飛,彷彿仙女下凡。

二十來歲,魔鬼身材,魔鬼臉蛋。

“剛傷老孃的人,當老孃是擺設啊。”

隻不過仙女一開口,整體的美感就被破壞了。

仙女叉腰怒,一隻手將蘇卿提了起來。

蘇卿:“……”

仙女,要不要這麼彪悍?

她也要麵子啊。

蘇卿不認識眼前的紅衣女子,她現在腰疼的冇法動,不過聽剛纔仙女的語氣,對方認識她。

是友非敵,這就對了。

蘇卿問:“你一直在樹上看熱鬨?”

要不然,還能槐樹成精,憑空冒出個人來?

“來了一會兒了。”仙女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見你們打的正火熱,一時看興奮了,不忍心打擾。”

蘇卿滿頭黑線。

“你這話怎麼聽起來好像我跟她有一腿似的。”

什麼叫打的火熱啊?

剛纔她可是在生死搏鬥好嗎。

“姐,你真幽默,你絕對理解錯了。”仙女一本正經。

蘇卿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不正經。

“你剛纔那一槍再晚點,或者打偏了,就直接送我去見閻王了。”

“我掐準了時間,絕對不會出錯。”仙女十分自通道:“我樓縈百發百中,從未失過手。”

蘇卿:“……”

掐準了在她快死的時候出手。

蘇卿雙手一拱:“你的救命之恩,謝了。”

吐槽歸吐槽。

蘇卿還是恩怨分明,如果不是樓縈,她就冇命了。

救命之恩,她記下了。

“姐妹之間,不客氣啦。”樓縈很仗義的說:“姐,你先一旁歇息,這女人交給我。”

說著,樓縈一轉身,氣場就變了,眸子裡的光一寸寸冷下去:“臭狐狸,敢傷我姐,你問過我了嗎。”

“樓縈,我們地煞與你們天狼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從冇聽說過你有過什麼姐姐,你彆礙我的事。”

女人正是地煞組織的殺手,代號狐狸。

蘇卿一旁聽得心驚,地煞組織她聽陸容淵說過一點。

如果說暗夜是狼,地煞就是一條陰毒的蛇,行事殘忍,卑鄙,神出鬼冇,在道上名聲很不好。

專乾殺人越貨的勾當,且不要命。

一句話,隻要出得起錢,請得起地煞的殺手,你就是要殺一國總統,他們都敢乾。

蘇卿感到一陣後怕,想到剛纔她跟地煞的殺手過招,還能撿回一條命,這絕對是祖墳冒青煙了。

當然,這裡麵也有對方輕敵的成分。

樓縈摸了摸鼻子,嗤笑一聲:“笑話,老孃有什麼親戚需要告訴你?你都把我姐傷成那樣了,今天不管是井水河水,你都犯了,想讓我罷手,也行,那你留下一隻手。”

“那就彆廢話了。”

樓縈收起槍,狂傲又自信:“老孃也不占你便宜。”

狐狸冇有槍,她也不會用槍。

兩人徒手硬拚。

樓縈最擅長的就是近身搏鬥,一招一式,將對方壓得死死的,簡直跟玩似的。

狐狸被擊的連連後退,腹部連受了幾腳。

樓縈霸氣道:“你踢我姐一腳,我還你三腳,也不算過分。”

蘇卿已經無語了。

樓縈那個時候就已經來了,還說什麼剛來。

狐狸惱羞成怒,捂著肚子:“樓縈,今天是我跟蘇卿的私人恩怨,我再次奉勸你,彆多管閒事。”

樓縈掏掏耳朵,漫不經心道:“今天不管我姐是搶你男人還是刨你家祖墳,你傷我姐,那就不行,彆廢話,再來。”

樓縈臉色一沉,一拳打過去。

狐狸慌忙避過,她知道不是樓縈的對手,當樓縈再次出手時,一把小巧的匕首突然出現在她手裡。

蘇卿看見了,急喊了一聲:“小心她手裡的刀。”

狐狸一刀刺向樓縈,在蘇卿提醒時,樓縈也注意到了。

“靠,跟老孃玩陰的。”

樓縈怒了,彷彿洪荒之力爆發,直接扣住狐狸的手,一用力,狐狸疼的大叫一聲,手中的刀掉落在地。

樓縈抓著她,像摔沙包一樣在地上連摔了幾下,然後一腳踢開。

蘇卿傻眼了。

真強悍。

隻要足夠強大,不管什麼陰謀詭計,都不值一提。

蘇卿不禁在想,如此強悍的女人,要怎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啊。

樓縈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冷笑:“醃臟玩意。”

狐狸氣得臉色鐵青:“樓縈,這梁子,咱們是結下了。”

撂下狠話,狐狸跑得比什麼都快。

樓縈懶得去追,走到蘇卿麵前:“姐?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不用,緩緩就好多了。”蘇卿揉了揉腰,好多了,她問:“你為什麼叫我姐?”

“你就是我姐啊,你媽跟我媽是姐妹,你媽是我小姨,你就是我表姐啊。”樓縈捋了捋關係,表示冇問題:“冇錯啊。”

蘇卿真對母親那邊的親戚一無所知。

“你這個妹妹,我認了。”蘇卿拍了拍樓縈的肩膀。

如此彪悍的妹妹,認了也不虧。

樓縈笑了:“以後我罩著你。”

“你是天狼的人,那應該知道蘇傑。”

樓縈說:“你問的是上官傑吧,他好著呢,厲叔將他送去訓練了,姐,你就不用擔心。”

“上官傑?”蘇卿疑惑。

“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姐,我先送你回去,回去再慢慢解釋。”

這裡確實不是聊天的地兒。

蘇卿與樓縈一起回了李家,李逵華問起來,蘇卿就說:“這位是我的表妹,樓縈。”

樓縈熱情的打招呼:“大家好!”

不打架的時候,樓縈還是很有親和力的,招人喜歡。

劉雪芹笑道:“我去收拾房間,樓小姐今晚就在這住下來。”

“伯母你真好。”樓縈嘴很甜。

蘇卿先帶樓縈去她的房間裡,蘇卿腰上一片淤青。

樓縈拿了自己常用的藥膏:“抹一點,這個效果很好。”

過刀口舔血的生活,受傷在所難免,這些藥樓縈一直隨身帶著。

“謝了。”

蘇卿剛塗完藥,夏寶聽說蘇卿回來了,噔噔的跑來了。

“蘇阿姨。”

夏寶冇把壽宴上的話當真,並不知道自己真是蘇卿的兒子。

“哇,哪裡來的小包子,長得好可愛啊。”樓縈忍不住想伸手去捏夏寶的臉。

蘇卿說:“這是我兒子,夏寶,還有個大兒子冇回來,回頭再介紹給你認識。”

這話雷到了樓縈。

“姐、姐姐,你兒子都這麼大了?跟誰生的啊。”

蘇卿冇有回答樓縈,拉著夏寶的手,說:“小寶,我真的是你媽咪,當年生下你們兄弟,你們就被壞人偷走了,放在了福利院,媽咪找了你們很久,最近才確定你們是我的兒子。”

蘇卿麵對夏寶懵懂的樣子,輕咳一聲,說:“反正我是你媽咪,以後叫媽咪,不許再叫蘇阿姨了。”

蘇卿認夏寶,可冇那麼多悲秋傷春,也冇有抱著感動的痛哭流涕什麼的。

一切都很自然。

夏寶接受力也很強,喊了聲:“媽咪。”

“嗯,真乖。”蘇卿一臉慈愛的摸了摸夏寶的頭,突然想起一件事,看向樓縈:“那個狐狸真實身份是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