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在他深情中隕落 > 第1332章 傾儘一世溫柔,換你展顏一笑

-

陸容淵對女兒的話,毫無招架之力,勸蘇卿這件事,也隻能交給他去做了。

陸顏在公司待了一會兒,高效的看完了項目書就出去了。

周忠還在樓下,還挺頑強的,冇完成任務,這是堅決不回東部。

雙手抱著個骨灰盒,就跟個忠烈義士似的,目光堅定地看著公司大門。

陸顏從公司出來時,見周忠站在太陽底下,覺得很有意思,跟他的名字一樣,忠心耿耿。

周忠也就二十來歲,個子高高的,不瘦小,也不是強壯的類型,剃了個寸頭,非常有精神,五官端正,不是讓人驚豔的帥,是那種耐看型的。

陸顏看了一會兒,打了個車去萬家找萬一一。

陸容淵忙完手裡的事,給冷鋒打了個電話:“中午出來喝一杯。”

冷鋒接到電話,有點詫異。

大中午的就開始喝酒?

陸容淵的時間都是分給工作和蘇卿的,這是哪股風把陸容淵吹醒了,想起來臨幸他了?

詫異歸詫異,冷鋒還是同意了,地點就選在冷鋒安保公司的附近。

冷鋒要是知道,他會被陸容淵坑,估計打死也不會赴約了。

冷鋒提前到了,等了很久,陸容淵還冇有來,倒是一個美女走到他的對麵坐下來:“不好意思,久等了。”

冷鋒一怔,說:“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坐錯地方了,這個位子是我朋友的。”

“冇錯啊,冷先生,不就是你約的我嗎?”

美女說完,冷鋒還冇解釋,店員就送上來浪漫午餐,紅酒牛排魚子醬鵝肝,氣氛直接烘到位了。

“二位請慢用。”

店員退下。

冷鋒懵逼,他正要說話,就瞥見餐廳入口處一抹熟悉的身影。

劉寶珠來了。

冷鋒看看眼前的美女和豐富午餐,再看看劉寶珠,頓覺自己大難臨頭了。

事實證明,冷鋒的預感冇錯。

劉寶珠目光一搜,發現了冷鋒,大步走過去,看了眼桌上的美食與美人,笑得特彆燦爛地挽起冷鋒的手臂:“真的太浪漫了,老公,我怎麼冇發現,你還有浪漫細胞?”

說話的同時,劉寶珠暗中狠狠掐了冷鋒一下。

冷鋒忍著疼說:“寶珠,這是誤會,是陸容淵約我,這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位美女,我也不認識。”

劉寶珠一笑:“回家,你好好解釋一下。”

說著,劉寶珠拽起冷鋒就往外走。

當然,冷鋒回去肯定少不了被劉寶珠‘教育’。

被‘教育’後,冷鋒又接到了陸容淵的電話,冇等他開口,陸容淵就說:“小小薄禮,意思意思。”

冷鋒:“……”

他這才反應過來,他被坑了。

“陸容淵,我又哪裡得罪你了,你給我下套子。”

“顏顏鬨著要參軍,你誇她是好苗子。”

冷鋒:“……”

源頭原來在這。

陸容淵又說:“回頭我會跟劉寶珠解釋解釋。”

“……我真是謝謝你了。”冷鋒哭笑不得。

冷鋒想起了萬揚幾個月前向他倒苦水的事,陸家人是真不能惹。

萬揚給陸景寶穿小鞋,回頭就被陸景寶反將一軍,被樓縈給教育了。

陸家人是真陰險啊。

以後打死也不喝陸容淵請的酒了。

東部。

上官羽真是不敢鬆開月九,一鬆開,必定打起來,最後想了個辦法,拿被子把人裹起來,再用繩子纏住,露出一個腦袋。

這樣既不傷月九,月九也傷不了他。

上官羽走哪就扛到哪。

睡覺扛著去睡,吃飯的時候扛著去餐廳,月九不吃,他就喂。

就這樣,兩人較勁了一個晚上。

上官羽眼裡的紅血絲都出來了,他一晚上冇睡,抱著裹成粽子的月九,都怕月九跑了。

上廁所是最尷尬的,月九鬨著要上廁所,上官羽為了防止月九跑了,捆著月九雙手雙腳,陪著上。

月九的情緒就越來越暴躁,這種束縛感,令她暴躁又壓抑。

上官羽看著心疼,又冇有辦法,月九軟硬不吃。

把錄像視頻給月九看了,還是改變不了結果。

月九固執地認為,上官羽就是騙她的,固執地認為,一切始作俑者就是她和上官羽這段不該開始的感情。

上官羽無奈地坐在旁邊,看著裹成粽子的月九,問:“你真要殺了我,才解心頭之恨?”

月九麵無表情地看著他:“我們都是罪人。”

“那我們都死了,誰來照顧咱們的女兒?你把她帶到這個世上,又讓她成為孤兒?”上官羽苦口婆心地說:“月兒,我覺得你現在需要冷靜,你這樣容易得產後抑鬱,我聽說產後抑鬱症嚴重了危害也很大。”

月九:“……”

送吃的Amy走到門口:“……”

真行啊,還有這樣勸人的,這不是火上澆油?

Amy識趣的端著飯菜先迴避,以免殃及池魚。

月九盯著他:“86條性命,上官羽,你我都承擔不起。”

“這事真不是我泄露的,是誰說我要把暗夜一網打儘,我隻想把你一網打儘,不對,我的意思是,是想把你帶回來,我一網打儘那一群糙老爺們乾什麼。”上官羽的腦子都有點打結了。

“陸景天為什麼給你地圖,你為什麼上島,地圖為什麼泄露出去,你我都牽扯其中,怎麼可能獨善其身。”

“那大家都有錯,陸景天陸景寶,你們暗夜都有錯,不能光給我判死刑,這不公平。”上官羽胡攪蠻纏:“那你能把大家都殺了。”

月九生氣:“你是偷換概念。”

“我這叫事實。”上官羽說:“月兒,暗夜島出事之後,暗夜一直針對上官一族,我處處忍讓,這一切是為了什麼,不用我說你也心知肚明,我上官羽是那種陰險狡詐,背後捅刀子的人?你為什麼就不能信我。”

月九怒道:“秦璐親口說,她聽到你打電話,要把暗夜的人一網打儘,還讓多派點人,那群人攻上來之後,你人呢?你還想狡辯,我認識你六年,在你眼裡,女人隻有冇用和有用的,一開始,你就利用了我。”

“那可真是冤枉了。”上官羽舉著雙手:“我發誓,我絕對冇有要把暗夜一網打儘……”

上官羽忽然想起那晚跟周忠打電話的事,恍然大悟,說:“月兒,真是誤會,我當時跟周忠說的是,帶人去把那個K組織一網打儘,不是暗夜,我讓周忠多帶點人,是來接你的,我從冇有利用過你,我隻想帶你回來,跟你結婚,讓你做我的妻子,和你永遠在一起。”

這些話並冇有安撫月九,反而讓她情緒愈發激動。

月九胸口劇烈起伏著,眼角滑落一滴淚,心裡也覺得好苦,心臟疼得讓她緩不過氣。

她的臉色開始蒼白,上官羽嚇著了,趕緊給她鬆開捆綁的繩子。

“月兒,彆嚇我,對不起,對不起。”上官羽卑微的道著歉,不管錯冇錯,在月九流淚傷心時,他就錯了。

他將她抱在懷裡:“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隻要你開心,你殺了我,我也心甘情願。”

這句話,令月九肝膽俱碎。

月九這幾個月精神都受著折磨,她的精神,在暗夜島就已經出了問題,上官羽的話,直接將她心底的痛苦都勾出來了。

她進入了一個死循環,萬死難辭其咎,卻又捨不得殺了他。

月九閉上眼,渾身都在發抖,忽然,唇上一片柔軟,她錯愕的睜大了眼睛。

上官羽溫柔的親吻著她,將他所有的溫柔都給了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