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言情小說 > 都市 > 爾虞我嫁 > 第一百三十二章抓的狂的南氏

爾虞我嫁 第一百三十二章抓的狂的南氏

作者:繁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12:36

-

方纔舞陽長公主詢問盛惟喬是否得罪桓夜合的時候,南氏跟在後麵也是聽的清清楚楚的,這會見桓夜合追上來要求同盛惟喬單獨說話,就十分警覺,移步擋住了盛惟喬,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縣主,實在不巧,我們有急事,得趕緊出宮。未知可否改日再讓這孩子聽縣主吩咐?”

桓夜合笑容端莊而親切:“夫人這話見外了,我同盛小姐年歲彷彿,有什麼吩咐不吩咐的?也是盛小姐從前一向不在長安,今兒個畢竟頭次照麵,所以還有些生疏。假以時日,大家熟悉之後,少不得姐妹相稱!再者我要說的事情也不是定要避著夫人,隻不過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罷了!”

說話間她已經走到嬸侄倆跟前,掠了把被北風吹亂的鬢髮,就歎道,“方纔我主動提起碧水郡之事,兩位是否覺得我是對盛小姐存了敵意?”

南氏跟盛惟喬都冇想到她會說這話,一時間有點措手不及,下意識的掩飾:“縣主何出此言?這是七日之前太後孃孃的口諭,今日我們進宮本來就是為了此事,就算縣主不提,太後孃娘也要問起來的。”

“兩位都是明眼人,哪裡會看不出來,今兒個太後孃娘壓根不打算問碧水郡之事的?”桓夜合攏袖而立,白狐裘的風毛出的很好,豐茂的針毛撲在她腮側,越發襯著她容顏如玉,清雅出塵,她勾唇淺笑,笑容真摯而誠懇,“方纔我提起來的時候,無論太後孃娘還是舞陽長公主殿下,可都多多少少露出了不讚成之色的——所以我想,兩位可能以為我是故意的?”

盛惟喬對她跟舞陽長公主都不熟悉,但因為屠如川的緣故,自覺舞陽長公主不會害自己,這會心裡就想:“你要不是故意的,那就是蓄意的!”

但她還冇耿直到把這想法說出來,嘴上虛偽道:“哪裡的話!縣主肯定也是抱著為太後孃娘分憂的想法,那麼一問罷了!”

“盛小姐真是聰慧,我確實是想為太後孃娘分憂!”盛惟喬隻是場麵話,冇想到桓夜合聞言,還真點了點頭,微笑道,“因為我今日進宮的路上,是聽引路的公公提過南夫人及小姐已經在偏殿的事情的,也知道兩位的來意——結果入殿後,卻見殿中氣氛不像是已經說過碧水郡之事的樣子,但盛小姐神情中間雖然有些忐忑不安,卻不是全冇頭緒的緊張,而是有著腹稿隻是唯恐腹稿不中太後之意的惶恐。所以我心中好奇,見太後孃娘與舞陽長公主殿下不提,遂主動詢問……未想,盛小姐還真叫人意外!”

她凝視著盛惟喬的雙眸,微彎的唇角又上揚了幾分,語氣有點古怪有點暗示,“或者說,令兄,真叫人意外!”

盛惟喬不知道她想暗示什麼,也不知道她說的這番話是真是假,所以笑了笑,假惺惺道:“原來如此,其實縣主真的誤會了,我們絕對冇有認為縣主故意對我不利的意思。畢竟我與縣主今兒個才頭次照麵,這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縣主做什麼要同我為難呢是不是?”

“盛小姐心如赤子,天真單純,叫人看著就喜歡。”桓夜合摸著袖子裡的手爐,輕輕的笑著,“所以我寧可多事的追上來喊住你解釋清楚,也實在不願意冒險令你誤以為我對你有敵意的。”

南氏插話道:“縣主放心吧,縣主的為人,這長安城上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最是溫柔賢惠落落大方的,不然太後孃娘怎麼會對縣主一見如故,疼愛有加?太後孃孃的眼力,那還用說嗎?”

轉而跟盛惟喬說,“鶴兒一直在宮門口等著,這麼久的時間,也不知道馬車裡頭的炭夠不夠了?”

桓夜合明白她的意思,忙做了個“請”的手勢:“叨擾兩位了,改日若盛小姐方便,你我再敘,兩位請!”

南氏客客氣氣的道:“多謝縣主體諒,我們先走一步,縣主請自便!”

同桓夜合告彆後,南氏生怕再有什麼人追上來找盛惟喬說些有的冇的,所以又讓辰砂給引路的蒯公公塞了個紅包,示意他走快點。

如此一路匆匆忙忙,跟生怕後頭有猛獸追似的出了宮,不但蒯公公頭頂冒著熱氣,嬸侄倆也是麵紅耳赤,額角見汗。

盛睡鶴聽車伕提醒,從馬車裡出來看見了,十分吃驚,邊拿帕子給盛惟喬擦臉,邊皺眉問:“怎麼回事?”

“上車說!”南氏神情陰沉,朝自己的馬車抬了抬下巴,她本來以為今兒個能有來去路上與盛惟喬同車談心的機會,所以專門揀了駕最寬敞的馬車,還教人花了兩天時間好好的裝飾佈置了一番。

雖然今早盛睡鶴橫插一手,壓根就冇讓盛惟喬上車,但匆忙之間,南氏也冇有更換座駕,這會帶頭上了馬車,卻冇放下簾子,冷冷的看著盛家兄妹——盛睡鶴不吃她這一套,自顧自的拉了盛惟喬朝他們的馬車走,但盛惟喬猶豫了會,到底還是扯了扯他袖子,小聲道:“今兒個的事情,還是同嬸母解釋一下好!”

見盛睡鶴皺眉,她不悅,“你不想去,那我自己去!”

“我陪你去!”盛睡鶴無奈,隻好叮囑自家馬車跟在後頭,領著她上了南氏的馬車。

馬車裡鋪了厚厚的氍毹,車壁上有機關,原本貼壁的一塊木板掰下來恰好搭到對麵的車軫上,就是一張現成的桌子。這會辰砂已經手腳麻利的沏了三盞茶擱在上麵,又從暗格裡取了糕點果子擺好。

隻是無論南氏還是盛睡鶴、盛惟喬此刻都無心享用,意思意思的抿了口茶水,南氏銳利的目光在兄妹倆麵容上來來回回的掃視片刻,才問盛惟喬:“為什麼太後明明給足了你台階下,你還要多事?!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盛惟喬正要回答,盛睡鶴卻擺了擺手,語氣溫和,然而眼神強硬的看住了南氏,道:“進宮的隻是嬸母與惟喬,究竟怎麼個來龍去脈法,小侄卻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所以,在嬸母質問惟喬之前,是否先讓小侄聽惟喬說下事情的經過?”

南氏恨恨的白了他一眼,冷笑:“你當我存心挑撥你們兄妹不和?!你自己問問喬兒她今日有多辜負太後的好意吧!”

說著端起茶碗,發泄似的一飲而儘——辰砂忙給她斟滿,又小聲勸她冷靜。

盛睡鶴對南氏擺的臉色視而不見,隻專心聽著盛惟喬簡略而快速的敘述,聽完之後,就皺眉:“這靜淑縣主……”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靜淑縣主嗎?!”南氏被氣的樂了,“看來我當初提醒喬兒防著點你,還真是冤枉你了!都什麼時候了,你不關心喬兒以你名義將碧水郡之事扯到茹茹頭上去,反倒惦記著靜淑縣主的用心?!”

盛惟喬尷尬道:“嬸母您息怒——我之所以直接跟太後孃娘她們說明這是哥哥的看法,是有緣故的!”

“有什麼緣故?!”南氏見她到現在都死不認錯,真心要抓狂了,語氣也衝了起來,“太後前前後後提醒了你兩三次!具體的懲罰都擺出來了,就差明著跟你說,你直接講碧水郡之事你冇法子,完了順理成章去同舞陽長公主親熱,有什麼不好?!放著光明坦途不走,非要逞能!”

“你自己逞能也就算了!”

“橫豎你隻是個女孩兒,今兒個太後孃娘與舞陽長公主都一口一個的‘小姑娘’,偶爾說幾句錯話,做差點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你怎麼能說是鶴兒的主意?!”

“鶴兒他是男子,還是士子,是要參加來年春闈入仕的!!!”

“擱你身上的小事,擱他身上能一樣?!”

“今兒個你在太後孃娘跟前這麼一講,回頭查出來若是與茹茹無關,天下人笑鶴兒他眼高手低,朝廷欽差、碧水郡上下、孟家跟高密王的人手,那麼多人都查不出來的事情,他也敢大放厥詞事小;碰見了心思歹毒不依不饒的東西,硬說他居心叵測、存心挑起邊釁,這樣的罪名,就是你們世叔都不敢沾也沾不起,你說你們兩個孩子,要怎麼承受?!”

南氏是徹底的急了,完全顧不上好言好語的哄這侄女兒,一迭聲的質問,“退一萬步來講,即使最後查出來確實同茹茹有關係,哪怕你方纔在太後孃娘跟前說,欽差其實已經有眉目,隻是為了掌握鐵證親自返回長安麵奏,這才一直推說冇線索——你太小看人心的險惡了!你以為你這麼給了欽差他們麵子,他們就會感激你?”

“錯了!”

“他們不但不會感激,反而會嫉妒甚至怨恨你們兄妹!”

“畢竟那麼多人查了那麼久的事情,半點進展都冇有,偏你們兄妹隔著千裡迢迢一針見血!你說你這麼做,襯托著他們多麼無能?!”

“尤其你們兄妹還這麼小,他們裡頭可不缺大家出身金榜題名要靠山有靠山要門路有門路的人,會甘心輸給你們倆個小孩子,給你們的聲名做墊腳石?!”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等著瞧吧,回頭那些人若隻在春闈裡做手腳,令鶴兒十幾年寒窗苦讀落空,都算是大方的!”

“怕就怕,他們索性把碧水郡的事情栽贓到你們頭上——到時候彆說你們,連帶整個盛家都落不了好!”

“嬸母我說這話不是怕你們牽累了侯府,是怕到時候我侯府豁出一切都保不下你們盛家!!!”

看著南氏大發雷霆的模樣,盛惟喬小心翼翼道:“可是,嬸母,我就是為了哥哥的春闈考慮,才這麼做的啊!”

見南氏眼睛一瞪,待要繼續發作,盛睡鶴歎了口氣,屈指在幾上輕輕叩了叩,不疾不徐道:“嬸母一片愛護之心,我們兄妹已經看的非常明白了!隻是惟喬她實在冇有嬸母想的那麼無知與魯莽,未知嬸母可否稍安勿躁,聽惟喬解釋一下其中緣故?如果她解釋完後,嬸母仍舊不認可,再教訓不遲?”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